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小说 2016年1月10日  阅读(2948)

羽叶 弯月亮 原创

(一)邂逅
林立的高楼大厦,彰显着A市的繁华和现代化气质。其中一栋深灰色的建筑,整体的玻璃幕墙展现着它现代、动态的美。楼前是一片草坪,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中间一座大理石牌匾,上面刻着“叶氏集团”。 这里是叶氏集团新建的写字楼。通过叶氏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叶氏现在是业内举足轻重的大公司,拥有十几家分公司。并在近几年挺进国际市场。
办公楼内,人头攒动。上班族们紧追着这个城市的节奏,象陀螺一样不停地转动。
X层是叶氏集团总部的核心区域,也就是高层领导办公区。突然,总经理办公室里传来东西撞击地面破碎、散落的声音,所有人顿时禁了声,齐刷刷看那个方向,大厅里鸦雀无声。几秒钟后,人们才回过神,各自忙碌去了。大家仿佛习以为常,只是暗忖,哪个倒霉的家伙惹了这个“冷面杀手”。
叶氏这位年轻的总裁叶文杰还不到三十岁。是叶氏唯一继承人。二十二岁时留学回国,正式进入叶氏。先从基层做起,做了一年项目总监,然后升为副总,二十五岁时毫无悬念的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原总裁叶淑娴虽然挂着董事长的头衔,却难得清闲,懒得过问公司的事了。叶文杰以他天生的商业头脑,敏锐的洞察力,严谨的做事态度,果决的处事手段,年轻人的魄力和闯劲很快成为令人瞩目的商界精英、青年才俊。现在他可是业界的风云人物。
但是,叶氏中高层的人都对这位年轻总裁敬畏有加。他性格孤傲,脾气暴躁,独断专行。他平时少言寡语,一脸的冷峻。你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思想活动。对工作要求严格,精益求精,没少让他们这些人吃苦头。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他的这种作风,就凭他一个毛头小子,怎能让公司像现在这样风声水起。
相比较下,特助向建东倒要随和得多。一张圆脸,五官柔和,总是一面笑。爱说,并且幽默风趣。员工们也会常常跟他开开玩笑。他和叶文杰是从小玩到大的,如同兄弟。总裁在想什么,也许只有他略知一二。以他的资历,坐副总的位置绝对没有问题。但他总说放荡不羁惯了,不喜欢受拘束,过不惯朝九晚五的生活。于是总裁给他量身定设了一个位置。“特助”顾名思义,特殊助理。有特权,没有固定责任划分,身份自由,哪里需要哪里去。总之是一人之下。
总裁办公室里,向建东看叶文杰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凝望窗外,半天不说话。他便回头暗示站在办公桌前战栗着的B市分公司负责人先退出去。
看着门关上,向建东转回头跟叶文杰说道:“要不,明天我先过去,看一下实际情况再做定度。”
过了一会儿,叶文杰慢慢回过身,“还是我亲自去吧!”他冷峻的脸上怒气还未消尽,犀利的目光简直可以杀人。“你去准备一下,明天一起去。”他补充道。
“好的!”向建东应声出去,把门带上。

向建东走进秘书室。
“啊,吴秘书,请你马上把B市分公司与兴茂公司合作项目,还有C项目的资料准备一下,叶总要用。”
“好的!”吴若兰起身到资料室查找。吴若兰是叶文杰的首席秘书,职业女性。能做到叶文杰的首席,她的聪明能干可想而知。只是追求事业,忙于工作,她如今也快成“剩女”了。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吴若兰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一只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然后接通,熟练地夹在肩膀上。
“您好!是丽娜小姐呀!有事吗?”
“吴小姐,我想找阿杰,可是他把我拉黑了。他是不是因为我才一直没再找女朋友啊?我现在方不方便见他啊?”
“丽娜小姐,其它的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叶总现在很忙,而且刚发完火,现在真不合适……”
吴若兰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抱着一摞资料册走过来,边走边翻看着。桌上的座机响起,她紧走几步。手里的文件滑了一下,肩膀一松,手机滑落下去,摔在地上,立马大卸八块。她没顾得及管它,奔过去把资料册扔在桌上,拿起话筒接电话……
向建东走过去,蹲下身,把地上的手机“残骸”拾起来,拼凑拼凑。外观还算完整,只是边角处已经磨掉了色。看来用了好久了,不止摔过一次。
向建东等吴若兰讲完电话,把手机递过去,
“看看,还能用吗?没摔坏吧?”
“没事,我这是D牌子的,特皮实。您要的资料,看看对不对。”吴若兰边说着,边接过手机摁了开机键。果然,显示屏闪动了几下,正常运行。
向建东笑笑说:“果然是久摔不坏啊!……吴秘书,用好多年了吧,该不该也换个新的,怎么说咱也是白领嘛!”
“家在农村,从小节俭惯了。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能供我上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弟弟也考上了大学,我要供他,手机能用就行了呗。”吴若兰笑笑。
“丽娜还找你?”
“很少了,好像刚回国。”
***
晚上,叶文杰回叶宅。向管家迎了过来:“阿杰,你回来了。”
叶文杰冷冷地应了一声“嗯”,便走向叶淑娴。
叶淑娴和其他四十来岁的女人一样,青春已经不在,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多了些威严和凝重,似乎显得更为苍老了些。
叶文杰在叶淑娴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柔声说道:
“姑妈,明天我和建东去B市处理一些事,要走几天。”
“好,你忙吧孩子,不用担心姑妈。”
两人聊着天……
眼看天色已经暗了,叶文杰直了直身体,说道,
“姑妈,时间不早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阿杰,你好久没在家里住了,今晚就住家里吧!”
“不了,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况且,那边离公司比较近,方便些。”
“那,吃了晚饭再回去。我让厨房做你最爱吃的菜!”
“不用了,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吃过了,我先走了。”
叶文杰对姑妈笑笑,起身出了门……
叶淑娴送走叶文杰,回来倚坐在沙发上,脸上是欣慰的笑容。她没有结过婚,更没有孩子。这个侄子就像她的儿子一样。不管他在外人面前怎样,在她面前,他总是很顺从。这不,出差前他总会回来看她,跟她道别。他虽然外表冷漠,不会说那些热情的话,但他对她的孝顺,她是知道的。
她从小对他就很严厉。他却也乖巧懂事,总是尽力把所有事情做到最好。可能是因为父母早逝的原因吧,心灵的重负让他过早成熟,从此他变得沉默寡言。他似乎没有过同龄孩子的童真和快乐。这些让她有时候觉得心痛。这就是命吧,出身是不能选择的,做为叶氏集团的继承人,就必须承受这些。他现在在业界也算小有成就,公司也是蒸蒸日上,这些都让她感到欣慰。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没有白费。
至于阿杰在外面风流胡闹的事,她心知肚明。在这件事上她有底线,这些女人绝不能进叶家的门。阿杰对这一点很清楚。并且她也相信阿杰不可能傻到对这些女人认真。阿杰不太在意别人对他的评论,有些我行我素,所以这些事也不大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她也就不大去过问了。
至于阿杰的婚事,早有人选了,双方私下也已有约定,只是他说三十岁以前不结婚,所以没有公开罢了。

***
叶文杰回公寓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着心事。自从那次撞到那一幕,他就对向煜明心存芥蒂。
向煜明就是现在的向管家,是向建东的父亲,曾任公司的副总。叶文杰上任后不久,向煜明便辞了职,甘愿到叶家做了管家。公司里有很多流言,说向煜明对姑妈有企图;向氏父子对公司有阴谋;更有甚者说“叶氏”迟早得姓“向”。他不太在意这些流言,因为他坚信,只要自己够强大,别人根本没有机会,都得臣服于他,流言会不攻自破。但这些曾一度让向建东处境尴尬。也许这才是建东不愿意任职的真正原因。说是特助,实际就是个跟班、打杂的。但建东看起来是毫无怨言,反而还有些自得其乐的感觉。他对向建东是绝对信任的。建东对他的重要性,也只有他叶文杰自己清楚。他俩是“铁杆弟兄”。
向煜明到叶家,显然是为了姑妈。叶文杰不相信什么真爱,他一度怀疑向煜明的动机。他认为,男女之间只是各取所需。每个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是有目的而来。每个人都说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但最后呢,都用钱打发了。她们要的或是名,或是利,或是某种她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反正不会是爱情。任何事在他看来都是交易。当然他也得到他想要的——短暂的欢愉。这些美丽的女人,总是很快便原形毕露。或无大脑,根本无法沟通;或心机太深,让他时刻提防。她们的虚荣、伪善、贪婪,对他极尽讨好、献媚,以及最后的死缠烂打,让他觉得疲惫、厌倦,最后直到无法忍受。
他也曾幻想过真爱,但经过无数次的挫败之后,他总结了一点:老天是公平的,他的财富和地位太惹眼了,远大于他本人的魅力,所以他注定一生孤独。真爱,对他来说只是传说,遥不可及,他不再奢望。至于结婚,只要对公司有利,姑妈喜欢,跟谁都无所谓。

 

梁羽莫坐在回宜庆的公共汽车上。终于大学毕业了,以后她就可以挣钱养家,给妈妈治病了。妈妈也不用再那么辛苦。想起妈妈支撑着病弱的身体,坐在灯下,踩着缝纫机的样子,梁羽莫鼻子又是一阵发酸。妈妈以前在一家工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她就下了岗。妈妈只好靠给人家加工衣服挣钱养家。谁料祸不单行,后来妈妈生了病,手术几乎花光了她的所有积蓄。妈妈一边治病,一边揽好多活,晚上做到很晚。她半夜醒来,妈妈的灯总是亮的,等她早上起床时,妈妈又在工作了。后来考上了大学,她真不想上了,家里很困难,她知道。但是妈妈说:小莫,钱的事你不用担心,一定要好好读书,知道吗!为了供她读大学,妈妈后来偷偷把房子卖了。
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妈妈,梁羽莫别提多高兴了。其实,她很担心妈妈。虽然每次通电话,妈妈都说自己很好,按时去医院治疗。可她隐隐觉得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尤其最近连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都有气无力的。
归家的兴奋终究抵不过旅途的劳顿。已经在火车上颠簸了一夜的梁羽莫疲惫地靠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突然,一声巨响,接着“哗啦啦……”碎片散落的声音。几乎同时一个急刹车,梁羽莫差点撞到前排的椅背上。所有人都从困顿中惊醒。
“怎么啦?”“怎么啦?”“出什么事了?”人们七嘴八舌乱作一团。
几个人下车去看个究竟。也有一些人捂着胸口,一脸的惊厥,不敢动。
梁羽莫随着人流下车,大约走过两辆车的距离,眼前一片狼藉。一辆汽车撞到中间的隔离带,碎玻璃和车体的碎片散落一地。车的一侧,躺着一个年轻人,呻吟近乎吼叫,强烈的恐惧和痛苦令他不断挣扎却动弹不了。
梁羽莫压住心头的恐惧,冲了过去。一阵血腥味令她头晕、恶心。她定了定神,先让自己稳住。她在大学里参加过爱心救援队,经常参加急救培训,还有过几次急救的实践。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况且只有她一个人。她有些不知所措。
梁羽莫使劲让自己平静下来。看来伤者腿部受到重创。她将已经被鲜血浸湿的裤腿撕开,可能是动脉受伤,鲜血汩汩地往外冒,情况很危急,必须立即止血,不然有生命危险。但是伤者不停地吼叫挣扎,这对他没有好处,也无法进行急救处理。梁羽莫不断跟他说话,安慰他,让他平静些。同时,她试图摁住他。但实在身单力薄,根本做不到,她急得直冒汗。
正在这紧急关头,两只男人的大手控制住了伤者,梁羽莫迅速救治。终于在两个陌生人的默契配合下,伤者得到了简单止血救治。

对面的人正是叶文杰。他刚好也到了现场。他看到一名伤者躺在地上,伤势严重,情绪激动。一个女孩试图帮他,但太纤弱了些。周围倒也有些人,但无人伸手。叶文杰没有多想,径直走过去,配合这个女孩。这女孩不断用语言安抚伤者,甜美的声音,温柔而平和,有一种魔力,让人听着感觉舒适,心绪宁静。
这女孩看上去还是个学生,梳着马尾。白皙的皮肤,无瑕的脸胀红着,额头和鼻尖上冒着汗珠,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能看得出她内心其实非常紧张,充满恐惧,但表现出来的冷静让人刮目。也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伤者慢慢平静了许多。她正俯下身故意问伤者一些问题,以提住他的意识,让他保持清醒。
时间似乎停滞了,只是十几分钟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漫长,最终救护车终于呼啸而来,伤者被抬上了车……
梁羽莫总算松了口气,这才抬起头,和对面的人说:
“谢谢你呀……”
“不用!”
梁羽莫话还没说完,那人已经扔下两个字,转身离开了。
梁羽莫眼前一亮。就在他一转身间,那一阵逼人的冷酷的气息冲击到了她。梁羽莫虽然也有一米六五,但在他面前显得有些矮小。他的高大的身躯与威严的气质让她有种压迫感。他低垂的眼神如电流般扫过她的脸,只那一刹那间,她已是神魂颠倒。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令她怦然心动。“是哪个明星?或是哪本时尚杂志上的封面?”她在记忆的库房里胡乱查找了一番,终无果。不由暗笑着。人居然可以长的这么帅。从梁羽莫几乎是仰视的角度看过去,虽然只是一个侧脸,却更显出他的完美的轮廓。微突的眉骨上两道坚毅的眉,微眯的眼,目光深邃犀利,高挺的鼻梁,精致的五官严格按照黄金比例毫无差池地安排在了那张瘦削的、具有浓郁男人味的、刚毅的脸上。但整张脸冷的几乎要掉冰渣,令她后脊不由窜出一股凉气。
梁羽莫不由得别过头,看向他离开的方向,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匀称,偏瘦却不失男人的强健。高大挺拔的背影,在人群中很突出。昂首阔步,步态稳健,风度翩翩。一身衣装,显示着他的财力和地位,浑身上下流露着富二代的傲慢。但梁羽莫却破例在内心里容忍了他的不可一世,反而觉得在他身上,傲慢也成为一种潇洒了。因为就在刚才,就在她眼前,就在这么多人都不伸手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她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的,完全符合甚至已经超出她心里“公子哥”定义的人,(她觉得这种人就是自私自利、自大自负的代名词)能在这混乱的、弥漫着恶臭和污秽之气的车祸现场,蹲下身去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的所作所为颠覆了梁羽莫对这类人的偏见。他就是他们那个群体中的另类。梁羽莫似乎看到了这个人深藏在冷峻、孤傲的外表下面的,那颗强劲跳动着的,火热的心!

公共汽车按着喇叭,催促着乘客赶紧上车。梁羽莫忙收回不知不觉中已随他飘去的心,急忙随了人流回到公共汽车上,坐在座位里。
车缓缓移动。
梁羽莫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老天待自己也算不错了!还不忘给自己暗淡的生活加些色彩。在这乏味的旅途,惨烈的车祸现场,自己居然能有如此“艳遇”,虽然只有一眼……。突然,梁羽莫恍然大悟,那正是她自己少女怀春、情窦初开时,脑海里设计的“男神”形象啊,她还曾把他的样子画出来过呢!怪不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想到自己心里勾画的“男神”今天居然见到了真人,并且还那么有善心,真是“完美男神”形象啊!想到这里梁羽莫不由得一阵脸热心跳。就是冷了点,冷峻的面孔浮现在眼前,梁羽莫顿时觉得脊背上一阵凉。她自嘲地勾勾嘴角,一切就这么一笑而过了!

叶文杰拉开车门准备上车,却不由停顿了一下,回头观望。那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他上了汽车,心中暗笑,明明是她自己帮助了人,还对别人说谢谢。一个傻乎乎的女孩,却懂得感恩。现在的社会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女孩子,有爱心,有勇气。他断定,他之前见过的所有的女人都不会做出她今天的举动。他本以为,也许她是个医院的学生,最终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她就是个普通人,却似乎把救死扶伤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他只瞥了她一眼,却看穿了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看到了她纯净、善良的内心。她确实很普通,即使再见到她,他都不一定能认得出她。但她的积极与热情已如一缕阳光照进他的心里。尤其是她柔美的声音和温和的语气。如微风细雨一般,不知不觉中飘进他的心里,让他心中的浮尘随着它缓缓落尽。只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他的情绪已经受到她的感染。心里的压力不知什么时候卸下了,沉沉的脑袋忽觉轻松了许多,这大概就是正能量的力量吧!叶文杰不由会心地笑笑,想起那张白净的脸,那双清澈的眼睛,那条乌黑的马尾……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