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原创 2016年1月22日  阅读(3632)

月染银白

月色如洗,静若如莲,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一切,当苒月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幻境,一个被舍弃之地,只要进来便再也走不出去,可为了再见一次银西,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路过的风景路过的人,陌生的气息将苒月包围,只是那双眸子,嗜血、好战,带着强烈不甘的眸子,让苒月记忆犹新。盲目的走在这条街上,这个被世界遗弃、被命运抛弃的世界,她要遇到他,哪怕沧海一栗,也要与他相遇。

    很多个月后,在一个叫轮回的小店里,苒月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他,那双带着嗜血、忧郁的眸子,虽多年未见,但他是银西,她肯定。也许是感受到了她注视的目光,银西转头看了她一眼,也只是一眼。

    苒月知道,银西忘却了她。可她为了再见银西,附了夺命符在体内,哪怕一眼,至少此生无憾,这,便足矣。

    苒月突然间倒下,仿佛间看到银西向她跑来,她慢慢的闭上眼,记忆又回到初始,他们相遇的地方,一个叫惜的茶馆,银西为了躲避追杀,在茶馆门口冲撞了正在行走的苒月,“救我”苒月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援助之手,后来苒月开了一个小茶馆,起名为“月染银白”。后来,银西便陪着她日出而作、落暮而栖,每天都是充满快乐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的一天,银西失踪了,或者是他离开了,总之他走了,一走就是十年,苒月一直都经营着茶馆,她怕有一天银西回来了找不到她。和银西在一起的日子里,苒月从未问过他的一切,这个如同谜一样的男人,闯入她的生活,她记住的那双眸子,深邃的望不到底。苒月一次次打听银西的消息,却一无所获。再一次次等待与失望中,银西回来了,“对不起”只有三个字,没有解释、没有原因。苒月笑了,她说她理解。她还是没有问银西为何失踪,一走十年?因为很多的时候,陪伴着就足够了。

银西说他是一个不祥之人,他是佘命的主。苒月说她不怕,因为她相信银西不会伤害她。可是天不遂人愿,他们还是来了,为了银西的命而来,银西说有时候躲、未必能免,这是命格。苒月不知道他们是谁,但她知道,她无法在失去银西又一个十年或者更长。银西问苒月怕不怕,苒月摇了摇头,也许是一时的冲动,也许是那颗悸动的心,都说五百次回眸为了今生的擦肩而过,苒月挡在了银西的面前,“只要能留银西的命,我愿倾尽所有换他”真诚会感动上苍,他们欣然同意,但是却要苒月以命抵命,苒月的目光如此坚定。这一刻,银西笑的流泪了,他知道苒月为他做的一切,她什么都不问,但是却为了他一等就是十年,换了性命。银西不要哭,苒月说我诅咒你健康快乐的活着,永远。这是你欠我的。交换的代价是银西被抹去了所有记忆,而苒月将永远停留于轮回道上。饱受煎熬的苒月祈求他们见银西最后一面,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可是如果见他必须身附夺命符,见到他时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转世魂灵不知何时在再世为人。“我愿意”饱含了太多情感、太多复杂。再生死轮回间,苒月为了银西倾尽生命,只为容颜一督。

   “苒月”,不知为何会喊出这个名字,银西此刻的心莫名的痛,抱着她冰冷的身体,银西的眼角划落一颗晶莹剔透的泪。

    对于从小就一个人的苒月来说,能认识银西,是她此生之幸。苒月出生后母亲就不在了,后来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对她不理不睬,一双儿女又处处与她刁难,在这个家她感到自己是多余的,在被继母无故的打骂中,苒月终于可以独立生活了,她走了,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五年的家,在遇到银西之前,苒月总觉得自己生活特别悲痛。

    因为银西,她感到了快乐,此时的她是满足的,因为看到了银西最后一眼,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不知道是为了苒月而哭还是为了他们命运多舛,再见银西。

    银西就这样一直抱着苒月,直到苒月魂飞魄散,银西的脑海断断续续的闪现过一段段模糊的记忆,此后,银西一直在寻找那个莫名的心动,那个记不起来长相的、叫苒月的女孩,生生世世,就这样一直寻找下去……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