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诗歌 » 短篇小说 2016年8月2日  阅读(2260)

爱在江南的日子

爱在江南的日子

旭日的金光,射散了笼罩在江面上轻烟样的晓雾,江南露出她原本的样子,江南也偶尔有山,两岸的山峰透出了逼人眼的绿意。东风奏着柔和的调子,江从山峰中穿过,清逸,洒脱,更富有灵性。江南山水,钟灵毓秀。

船在江中行驶,船头有一个清秀的少年男子,在远眺。江南无路时却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路多了,站远了看,却又没有路。这位男子不健壮,双目清澈有神,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面有霜意,不似江南男子,他立在船头,静静的看。江南是温柔之乡 ,注定了要出美丽动人哀婉凄约的故事。

这个男子是李文斐,他确是北方男子。一个月前,他收到了某城中学的接收书,作准备,他就匆匆的赶往江南。此时,李文斐抚摸着江南的清水,这清水告诉他魂牵梦绕的江南到了,真的到了。

李文斐用平和淡远的目光透视江南,像是看一个久别重逢的朋友。然而,又在那里见过呢?是梦里?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李文斐在校方来人的帮助下,很快就安顿好了。

李文斐很满意,这是一座临河的小城市。他宿舍对面就是河,河岸上柔媚多姿的柳枝,在夕阳的轻光中游动。夕阳透过柳枝,斑斑点点地游移在水面上。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第二天早晨,李文斐起的很早。李文斐在大学期间养成了晨读的习惯,现在他坐在河畔,开始读书,声音很轻,怕惊扰了江南的梦。柳枝在他的脸上摩娑着,很舒服,清润的空气,格外舒畅。

晨读之后,他不经意的抬起头,对面江心有一个小岛,岛不大,风光迤逦。其间站着一个姑娘,背对着李文斐,长发柔柔的拂动着,上身杏黄衣衫,下面是玄色长裙,显得身材格外苗条。从背影上看是一个温柔的女性,在江南的晨光中,李文斐注视了一会儿转身走开。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李文斐忙着安置学生。

正常的教学活动开始了,李文斐醉心于工作。他渊博的文化底蕴,再加上严谨、平实,幽默风趣的教学方法,很快,学生都喜欢上他的课。师生融洽相处,课堂生活丰多彩,日子轻松自然。

当然,李文斐仍然每天都去晨读,江中小岛上的姑娘亦如此,像是二人有约定似的。经常是姑娘先到,李文斐接着也到了,形成了江南小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李文斐觉得她有超乎人情的淡漠,有点不喜欢她,不过,这并不影响晨读。日子轻轻滑过,留下了岁月的痕,而对面的她,李文斐却一无所知。

再后来,晨读的不只是李文斐和对面的她两个人了,李文斐班上的学生也来跟先生一起来晨读了,寂寞的江南早晨顿时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一天,李文斐和他的学生晨读完毕,正准备回去,对面的她,竟然轻轻地转身,沿着小径走来。李文斐这才第一次看全这位姑娘,脸色有些苍白,但很精神,跃动着的双目溢满笑意,衬着细长的烟眉,秀气的鼻子,倔强的嘴唇,在清风中款款漫步。走近了,问道:“你喜欢孩子?”李文斐点了点头。她又说“我也是,我喜欢孩子,喜欢古文,我们做朋友吧”李文斐很高兴的说:“好,好。”她说:你叫我残月吧,我呢,就叫你晓风。” 李文斐想:相识是缘,但不一定要知道对方的名字,这样很好,只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太过凄清了。于是说:“过于凄凉了吧。” 她说:“不,很有诗意。”  从她倔强的嘴唇说出,也仍带着笑。李文斐觉得她笑的很干净。不知什么时候,学生走光了。

他和她就这样相识了,在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里,一切都很美好。李文斐在内心的深处,很爱慕她。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杂花生树。三月的江南是多姿多彩的,三月的江南是妖娆的,三月的江南是惆怅的,春来了又去。花开了又落。在李文斐内心里深深地植上她的倩影,平添了一份莫名的愁绪。

春天,悄悄的过去了。

李文斐曾经和她谈起这段情缘,她板着脸拒绝了。为此,残月,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理过李文斐。李文斐遇到了江南的烦恼,缠缠绵绵,扯不断,理还乱。

初夏的一个早晨,天下着雨。残月突然在江边找到了李文斐,告诉他,她愿意和他做朋友但不是那种朋友。残月抬起了头轻声说:“晓风哥,你做我哥,好不好?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我们一起走过风风雨雨,我会默默的、真诚的为你祝福。”

李文斐看着她,默默地答应了。

荷叶越发嫩绿了,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枝头上布满了花苞,还没有完全开放,已有顽皮的蜻蜓立于之上。江南的夏天不算太热,淡白素雅的荷花,纯洁美丽,虽不高贵,却自有一段风流。情深深、雨蒙蒙的江南,恬静淡旎的世界。

过了夏天,迎来江南的秋天,有微微的晨霭,有漠然的晓霜。李文斐,游子异地,不免惹起乡思。和残月在一起的日子,守候一份美,拥有,坚守,心灵的天空。秋日的江南,晨曦,晚阳,孤雁。

江南的冬天有雪,不过,江南的雪,是活着的雨,是雨的精魂。

走过江南的岁月,走过江南的爱恋,李文斐的心里总有淡淡的失落。一颗心的温度,两颗心的距离,却如此遥远。江南的风光里,丝丝涩涩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李文斐下定决心再一次找残月妹好好谈谈。

这天,李文斐特意起了个早,先一步来到河岸边。冬去春来,生机无限的小河两岸长出了惹人怜爱的小草、野花、柳枝也格外柔美,清晨的阳光似乎一下子驱散了心头的阴霾,李文斐望着路的尽头。

只是,这次残月妹却没有来晨读。突然,李文斐看到残月晨读的地方有一个小巧的信封。李文斐拿到手里,拆开:晓风哥,你好,我要走了,我还有个爱好,那就是流浪远方,流浪始之于心。与你相识是缘,走过一段美好的感情是份。晓风与残月的相识,本来也只是偶然,我现在还不想安定下来。希望你能原谅!如果我们能够重逢在开着春花的沙漠,我会认真考虑的。呵呵,这也算是对你的一份承诺吧!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到了学生放假的时间。李文斐上路了,带着一个未了的情缘和承诺。

南京自古是中国艳丽名城,李文斐在夜色苍茫的晚上,秦淮河上踽踽独行。浆声灯里的秦淮河,娇小玲珑的柳如是飘然而逝,温婉可人的董晓婉轻轻的走了,艳丽佳人陈圆圆去了北方。江南苏小小在她风华正茂,青春靓丽之年,宛然谢去,空留一段历史的寂然。

清丽的早晨,李文斐,淡淡的哀伤,开始新的一种流浪。

是的,流浪始于心。

只是李文斐希望在这次流浪中能够重逢那个美丽的姑娘。

春花,沙漠,爱情,人生。 

(联系地址:河南省舞钢市垭口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联系电话:13781098446)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