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小说 2016年10月4日  阅读(3193)

蓝色妖姬不妖姬

  第一世,他是魔,我是猎魔人,在外人看来,是天生的克星。在他鲜血放尽的那天,我用尽毕生灵力,将他升入转世行。在外人看来,仅仅只是惋惜:本就生死相克,何苦受尽折磨不回头?最后一丝灵力流尽之时,我终于扑倒在他没有心跳的胸膛,看无心的他为我流下一滴浑浊的眼泪……

  •   第二世,他是人,我是蝶,他是翩翩书生,我却是那一抹彩影。在他成家立业的那天,却见那人亲手将那还蒙着盖头的红衣女子手刃。他疯狂地笑着,我静静地落在那一盏煤油灯旁,灵魂悄然附入那女子体内,用鲜血平复了他眼中嗜血的火光,看清醒的他为我留下一滴惋惜的眼泪……

      这,是第三世了吧——

      他是仙,我却只是斑斓花丛中的一朵蓝色妖姬,与他遥遥相望——不,或许只是我一个人的痴心妄想。第一世下的血咒仅能禁他三生三世,可这都第三世了,他却以一碗孟婆汤把那个为他忙碌了两世的女子忘得一干二净。而他,大概也忘了我吧——不然怎么还未来找我……

      听一只狸妖说,只要心有所想,梦有所托,身有所许,时隔千年,定然可以重新化身为人。

      我笑了。心之所想,梦之所托,身之所许,全是那眼波似水如烟,眉目含情千年的人儿。可那千年之时却让我微微皱眉:千年?可今日才仅仅快七百年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遥望着他,看他抚琴,弄萧,看他挥笔畅书,看他喜怒哀乐;而他却也似乎是与我约定了一般,每日都在第一滴晨露入土时出现在我仅仅能看到的那片云端——可我,却总是黯然神伤……

      我的师妹曾安慰我:“长姐可是想那云端之人儿了?等妹妹化身为人时,定然将那人擒下!”我却只是笑着摇摇头,说:“不是他。”“那是何人?连妹妹都有点喜欢那人儿了,长姐还谦虚什么啊——嘻嘻——可是怕妹妹与你相争?妹妹虽有些好感,却不会与长姐相争的!”她又笑嘻嘻地蹭过来,说道。我却含笑责备她:“你还有八百年才可化身为人,我自是不担心。”若是你喜欢,长姐也定将他擒获,赠与你。

      夜静了,似是有一眼清泉环绕在身侧,清凉无比。我听到身边的师妹疑惑的问:“长姐,这是何物?”“清水罢了。”我自是不敢告知,这便是传说中的帝流浆,是那饮之即可抵千年修行的帝流浆——师妹,对不住了,原谅长姐吧。长姐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纤纤玉指,眉目含情,白皙嫩滑的肤质——我果真化身成人了?!呵呵呵——你还在等我吗?

      长袖一甩,扬起万千蓝花雨,飞入云际,独留那万千花雨在身后。

      他,在那儿——

      方才踏入云端,我就有些不适和吃惊了:虽然早就听闻天界仙气极重,却也没想到反噬竟如此强烈。同时,也没想到帝流浆的威力竟如此强大,若是在妖魔界,我亦可作一方霸主了吧。

      在人界,只是日思夜想,渴望得到点醒,早日飞入云端见他。可现在,他就在那儿,就在那个熟悉的地方,静静的坐着,淡淡的微笑挂在嘴边,浓浓的仙气染在身侧,长长的睫毛为眼角洒下一片阴影,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不似第一世的他地狱修罗,不似第二世的他文质彬彬。那是一种出尘的美,是一种清雅的美——美的不似是他,倒像是那个人……

      “姑娘可是在找在下?”

      回头,闪过一丝惊讶:怎么会?他身上的仙气明明那么重的啊,他的法力明明应该没有我高才对啊,怎么他悄然近身我却无半点不适呢?“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只是与人相约在此罢了。”

      “呵呵——”他轻笑,伸手拂去我发上的落花:“相约既是缘。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名落尘,让公子见笑了——”不着痕迹地退开几步,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奇怪啊,为什么他的手抚上我的发,我的面颊竟有些发热呢……

      “落尘——遗落凡尘的仙子——姑娘真乃一妙人也!”他仍旧是笑答,丝毫没有为我避开他的手感到疑惑和尴尬,却也没有问我所等的是何人。仙子吗?呵呵——

      从那日以后,他便每日仍旧在那儿等着我:他为我谱了曲;他为我画了相;他为我描了眉。甚至——为我绾起了三千青丝……

      “春日绵绵不见日,夫不在家妻独守——”他清雅脱俗的嗓音回荡在这片不大的结界里,与低沉的琴音、悠扬的笛声合为一体——末了,他看着我笑了笑,淡淡的,眼底蕴含着一丝哀伤:“姑娘的笛着实是好过了在下的琴呢。”

      “公子可是心疼这笛了?”我妖娆一笑,回到。我方才见他奏笛,指点几处,他却突然来了兴致,非要同我合奏一曲,还要以他的琴比我的笛,说输了,便将这笛赠与我。这不,他的琴声虽低沉婉转,极为传神,与笛音相比,却少了几分轻佻与悠扬。

      这是琴与笛的绝唱,奏了那一曲《凤求凰》。

      凤因为冒犯天条想隐瞒却被凰发觉,与凰发生争执,争执最终以凰的离开告一段落。从此以后,凤就孤独的生活着,独自接受百鸟的朝拜,独自梳理华丽的尾羽,独自——想着远在天边的凰,却因为要面子而迟迟未去寻凰。相传,凰伤心欲绝,在悲痛之中浴火烧毁真身坠变成人,久居在他们相识相恋的地方……

      天界怎么会有风呢——眼睛都进了沙子——

      可我,却是要杀他!

      我的生命一直以来就是为了杀他而存在的!生命中唯一的意义就是杀了他!杀了他,我就可以自由了……

      ……

      今天,他迟了——

      仅仅是迟了一会儿,却让我焦急万分——每在天界一分,我的灵力便会相对减弱,而我今日,却是要杀他!

      他还是来了:身后不是檀木的古琴,而是天界的千军万马;脸上不是淡然的笑容,而是冷若冰霜;身侧不是那强大却不会危害到我的仙气,而是——不算强劲却如刀子一般刮着我的皮肤——我的心。

      我身后那把充满诅咒的匕首就那么跌落在云层上,心,在滴血。为什么?为什么在滴血?我不知道!不知道!

      直到双手被铁链束缚,我仍是没有明白过来,可我却明白一件事:这才是真真的他,如前两世的他一样,以嗜血为生的他。

      忽然,身体一轻,却是被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我这才清醒过来,想要看看那人是谁时,双眼却被一双手轻柔地掩住。

      我的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落下来——

      这双每日为我抚琴作曲,为我写诗作画,为我绾起三千青丝与情丝的手,叫我如何不熟悉?

      “尔等妖物,竟敢在吾辈之天作乱?!来人,给本仙将其拿下!”是他!我从听到他开口的第一刻就知道,是他的声音!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转世,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认得!那抱着我逃的人是——

      奋力挣开他的手,一张清秀无比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而他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风轻云淡地说:“罢了,终是瞒不过你啊。”

      这张面孔叫我如何不熟?这,是那个曾两世要带我走的男子啊:第一世,在我浓妆艳抹准备去祭司台救那个他时,他却突然冲出来,穿着皇宫暗人的衣服。他说:“沫阴,他们是要设计杀你啊!”我一边装扮一边说:“我知道。可天命早已注定。”注定让我深深的爱上他……他说:“沫阴,我带你走!”我的眼睛模糊了——若是我真是凡人,遇到一个为了带我走连命也不要的男子,定以身相许。可我不是。我冷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就这样,我仍旧按照命运的安排行事。但我却有所不甘——若有来世,我定然许你做妻。

      第二世,他在草丛之中寻到了我。他将我捧在手心里,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他自言自语。谁知道呢,或许是在对我说吧,可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一只蝴蝶说话呢?我在心中问道:什么人?他却又自言自语道:“我没能保护她啊——我带你走可好?”他想要带我走?我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之后飞走了,连头也不敢再回一下——我曾说,若有来世,定许配给你,可我的来世,还是要去死……

      直到现在,我遇到了他三生三世,却都不能与他长相厮守——

      “罢了,终是瞒不过你啊。”他淡淡道:“你可愿随我走?”

      我愿意!我愿意啊!从第一世开始,我就愿意啊!

      泪水打湿了我的睫毛,我含着泪摇摇头——我还有仇未报——他腾出一只手来,美丽的手指轻轻地拂去我的泪花,还是淡笑着,说:“你可是怨我骗了你?我原是不想的……”的确是不想的,可自从在妖姬丛里见到她后,一切就不再受理智的支配了:打晕了那个人,封印起来,幻化成他的模样,与她写诗论画,为她挽起青丝——哪怕,知道最终会替那个人被她杀死,但死之前至少有那么多美好可以留作回忆……

      我摇头的力度更大了,连泪都甩了出来——一个一心想要守护我的人,我怎么会埋怨他呢?

      我止住了泪,绽放出一朵妖艳的笑容,喃喃道:“我负了你三生三世,你可还愿带我走?”

      “不!你负了我三次,我纵然再傻,也知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的道理。我如今却是想明白了!我何苦苦苦守候在你的身边!你甚至,连我叫什么都不曾问过!”说完,他猛地将我一抛,抛出了很远……

      就在他将我抛出的一刹那,天火从身后袭来,无情地打在了他单薄却让我很踏实的躯体上。雪白的衣衫上不知浸了多少血,只是见到,鲜红的颜色在他的衣衫上开成了一朵绚丽的花……他纵然再有毅力,却也抵不过身体的极限,软软地倒下。

      我不顾天界的反噬,强行运用妖法,在他倒下的那一刻扶住了他,从来不知晓,他竟然这么轻啊。

      我笑了,强行咽下了因为反噬的力量而逼出的鲜血,笑着问:“夫君,落尘在问你呢——你叫什么啊?”我唤了他夫君,这个我想了三世却也拖了三生的称呼,这个仅仅属于他的称呼……

      他倒在我怀里,就像他为我绾青丝时我伏在他的膝上一样。他轻轻的对我说:“春雨……绵绵不见日——咳咳!夫不在家……妻独守——这是我们的愿望啊!尘儿——有你这一声‘夫君’,为夫……死又何妨……只是……不能与你长相厮守,忘了我吧——忘记一个傻傻的男子,曾深深的爱过……你……我的妻……”三世的等待,换来一时的相恋……

      还是淡笑着,远去——

      当真是个傻子啊!

      我的身边燃起地狱的紫焰,锋利的指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我轻轻抬起了手,笑地梨花带雨:“你来啊——”我对那个逼死我们的男人,那个耽误我三生的男人,那个我杀了三世的男人说。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脚步却是不受控制地向我缓缓靠近——即使知道这就是一个陷阱,可还是无法逃脱——他中了我的瞳术。

      我让他抬起手来,就这么生生地插进了他自己的胸膛,掏出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贰K豢芍眯诺乜醋盼遥:磺宓厮担骸安豢赡堋笔前。也豢赡苡心芰γ髂空诺ǖ纳绷四悖桑颐侵涞哪潜恃阋浴挝裢瓿闪耍酉衷谄穑沂俏约憾钭诺牧恕R蛭歉鲋档梦椅钭诺娜耍丫涝兜仄叶チ恕唬』蛐恚褂兄弥赖囟笊挠嗟亍?/span>

      不顾他还在那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