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小说 2016年11月13日  阅读(1896)

落魄学子归乡记(二)

三、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成荫

 

                                            1

    十年过去了,石井村牟半仙和和半仙背也陀了,走路也不利索起来。只有杨半仙仍活跃如旧,这不一听到张浩回来的消息,天还没亮就急匆匆地往杨玉梅家赶去,因为这些年村里也太死沉了,尽是那些张家长李家短的事,都成了陈芝麻烂谷子烂调调,村里人早听得厌烦了,所以当初听说张家那个高材生被学校劝退的事,杨半仙是兴奋的睡不着吃不下,这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来枕头、口渴了有人送来好茶,这次张浩回来,那肯定要去和姐妹商量商量找点乐子,要不然自己这个杨半仙就要被人遗忘了是不是。

因为连日里下雨,路面湿滑,杨半仙摔得一身是泥,但这绝对浇灭不了杨半仙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一里路杨半仙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才来到了杨玉梅家,咚咚咚地把门敲得个震天响。

“是哪个背时砍脑壳鬼,大清早的来报丧啊”,杨玉梅刚起床,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哼哼的道,不过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花儿妹,我是你金香姐(杨半仙乳名)啊,你咋呼啥呢?”   杨半仙东张西望地看了一阵,见附近没有人才回着杨玉梅的话。

“来了来了”一听是杨半仙,杨玉梅急忙开门把她迎进里屋。

“哎呀就你还睡得着觉,我昨晚整夜都没合眼呢”杨半仙。

“金香姐莫非你闹了什么病疼?”杨玉梅关心地问道。

“呸呸呸,说什么劳什子话,你金香姐我身体还硬朗的很呢”杨半仙不满地说道。

“哎呀你瞧我这嘴呀,快来尝尝,这可是我家东子从城里专门托人给我捎来的,除了你金香姐别人还没哪个能吃得着呢”杨玉梅进到里间,拿了些水果甜点放到堂屋的小桌子上,招呼杨半仙坐了过去,得意地道。

“哎呀花儿妹有心了,你瞧我们都几十年的老交情了,还客气个啥”杨半仙满意地说道,拿了几块软糖放进衣兜里,这才挨着杨玉梅坐了下来。

 “花儿妹,高材生回来了,这事是真是假啊?”

 “比真金都还真,我昨天还碰着了,哎呦你是不知道,别个呀还真当自己是个主儿呢,碰到鼻尖了都不打声招呼,哪里把我这个土老帽当个长辈”,想到前一天的事,杨玉梅心里就来气。

“要是放到以前,我们还真不敢去惹他,就怕他真当了官来,那不随随便便把我们这种老百姓吃得死死的,哼哼哼,现在没了那个忧虑,给他找点绊子让咱姐妹儿两乐呵乐呵。”杨半仙把果盘抱到怀里,嘴里边吃边说道。

“金香姐你真说道我的心里去了,你真别说,昨夜我准备去他家瞧瞧热闹,你猜怎么着,他爹呀要在这附近给他找个媳妇,你说这事可笑不可笑,这附近哪家闺女瞧得上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呵呵呵”杨玉梅大笑道,这可是她今年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真的吗?咯咯咯,他要找媳妇儿,我这里还真有个不二人选”杨半仙一听张清源要给他家“高材生”找对象,下嘴皮拉得长长的。

“金香姐你。。。。。”杨玉梅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她真怕杨半仙给张浩介绍个姑娘,杨半仙凭她那三寸不烂之舌,是村里出了名的媒婆。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个啥?”杨半仙白了杨玉梅一眼。

“莫非是她?”杨玉梅眼睛一转,嘿嘿地笑道。

“对,嘿嘿,这红线我们可得牵牵,明天你把村里那几个老姐妹喊过来,咱们先合计合计,一定要让这方圆百里都知道这事”杨半仙说完便埋到杨玉梅的耳边嘀咕起来。

 

2

     古历冬月十四,这天黄土镇赶集,张浩一早起来简单地收拾了一番,怀里揣了几百元钱,就向镇上走去。几年没赶过集了,张浩心里非常点期待,虽说都市里天天都人来人往,人虽然多,但没有乡镇赶集有味道,每逢五日赶一次集,以前乡里的人卖点东西赚点小钱,然后买点生活用品,手里就没剩几个钱了,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向平民百姓贴近,加上大多数子女外出打工挣钱,所以老百姓手里都捏着一些闲钱,每逢赶集,不少人除了生活必需品外,都会称上几斤肉,打上几斤白酒,买点蔬果甜点,反正只要想吃想喝的且街上有卖的,大家都不会去在乎花点小钱。

一到镇上,小贩的吆喝声,买卖讨价还价的争论声,电子商店的重音乐声,喇叭声,一阵阵声浪扑面而来,张浩来到一家礼品店,买了些礼品,他准备晚上去探望下自己的老朋友李祥志。

李祥志是石井村的村医,早年和妻子离了婚,膝下有两子,一个跟妻子改嫁到相邻的石渠镇,只有大儿子跟着自己,由于儿子对父亲不够理解,加上父子缺少沟通,所以儿子结婚后就搬到外面去住去了,留老李一个人在老木房里住,小时候张浩经常去他家玩耍,因为两人都喜欢天南地北的胡侃,一来二去成了忘年之交。这些年张浩忙于自己的学业和事业,渐渐地和李祥志联系少了。“不知道进来他过得怎样,”张浩心里想到,买好礼物,他又到街上去瞎逛了一会,便往老李家走去。

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张浩来到老李家,估计老李恰好也去赶集去了,张浩扑了个空,正当张浩准备回家的时候,一个身影印入张浩的眼帘,那便是杨半仙的侄女陈倩倩,陈倩倩那时刚读初二,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她长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是村里有名的小美人儿,也是黄水镇不少怀春少年心仪的对象,按理来说这么个大美人应该早就有人上门提亲了才对,这就要从陈倩倩的母亲说起。

陈倩倩的母亲姓田,四十岁上下,刚嫁到陈家来的时候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加上性格刚烈,与婆婆势如水火,日子越过越穷,曾一度搬到娘家去住,直到后来和丈夫陈大国双双外出打工挣钱,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田银花一直溺爱自己这个女儿,一来大女儿和二女儿嫁得远,来回一趟不容易,二来陈倩倩乖巧懂事,勤劳能干,是家里的好帮手,再加上出落得漂漂亮亮,越看越顺眼。

随着女儿渐渐长大,不少人家打起了陈倩倩的主意,最跑得勤的就是二弟媳杨半仙,今天收了东家的礼,明天收了西家的礼,整天围着田银花转,磨了不少嘴皮子,东家某某包了多少工地,成了大老板,西家哪个儿子考上了铁饭碗等等。一开始田银花觉得一家人不宜撕破脸皮,虽然杨半仙没少在父母面前说自己的不是,但好歹也是一家人,家和万事兴嘛,直到有一次杨半仙把人带到了自己的家里,田银花知道让杨半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女儿的注意,的对女儿的成长和学习不利,在婉言送走上门提亲的人之后,田银花便把杨半仙叫到自己里屋,

“弟妹你是倩倩亲伯母,天天领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提亲,你就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田银花见左右人没人了,愠怒道。

“哟,嫂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给侄女找个好人家,寻个好归宿有什么错?”杨半仙一听话不对劲,顿时不干了。

“倩倩还小,再说她的终身大事由她自己决定,我不想再听到你提起这方面的事,让倩倩有个清净的生活环境”田银花沉着脸,怒视着杨半仙,天下哪有伯母给侄女牵红线的。

“哎呦喂,你这话说的,我捆着绑着倩倩让她嫁人了吗?我这不是来找你们商量了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年头啊好男人本就不多,有本事的男人更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几个来,再说了有句话不是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这儿女婚姻大事,哪有不是父母说了算?邻村杨家杨顺堂家的闺女,也是我做的媒,现在跟她男人吃香的喝辣的,有不少人羡慕她”杨半仙不甘示弱道。

“我不想跟你扯东道西,你也不必跟我讲大道理,我女儿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走吧,我家不欢迎你”。田银花不想跟杨半仙纠缠下去,下了逐客令。

“好你个田银花,在黄水镇这一亩三分地,还没人敢赶我走,我看你还是别让你闺女嫁人了,留来给你养老吧,”杨半仙恶狠狠地道。

“啪”的一声,杨半仙刚说完,田银花一耳光打了过去,本来田银花出来名的大力气,这一巴掌又是在气急的情况下出手的,一耳刮子打得杨半仙转了几个圈。

“好哇,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杨半仙在石井村横行数十年,几时吃了这么大的亏,一看田银花居然敢打自己,顿时不要命地向对方冲了过去。

“啪”又是一声脆响,杨半仙刚冲过来,田银花又一耳刮子扇过去,这一巴掌直扇飞了杨半仙几颗牙齿,半边脸颊顿时高高肿起。

“打人啦,快来人啦,田银花要杀人啦”田银花这巴掌是打得杨半仙心惊肉跳,七魂丢了三魂,哪里还有勇气还手,只怕几巴掌下来,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所以杨半仙捂着半边脸,往地下一趟,杀猪般地叫了起来。

田银花见杨半仙又开始泼横耍赖,知道不吓吓她这事收不了场,你说我要杀你是吧,那我就劈死你,转身到柴房里拿了一柄斧子,就向杨半仙奔去。

杨半仙正在地上大哭大闹,见田银花进屋以为是去拿点好吃好喝的来贿赂自己,或者拿点钱来息事宁人,哪想到田银花进屋去抄起一柄斧子就朝自己奔来,知道撞上了硬点子,顿时吓得魄飞魂散,一骨碌啪起来,只恨爹妈少生条腿,哀嚎着跑回家了。

从那以后,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陈大国的媳妇降住了杨半仙,也没人敢上门去提亲,不管是学校的同学,还是社会上的小混混,都知道陈倩倩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妈妈,没人再敢打她的主意。杨半仙虽然恨不得吃了田银花的肉,喝了她的血,但恨归恨,却没有胆子去陈大国家闹了,连平时走个亲戚,串串门都退避三舍。

3

 

话分两表,张浩在打量陈倩倩的同时,陈倩倩也正好看到张浩,两人眼光一交错,不由都愣住了,为什么呢,张浩看到的是一双干净纯洁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睛,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这样的眼神可以说是太珍贵了。

而陈倩倩看到的是一双纯净而又充满沧桑而的双眼,这让陈倩倩感到非常意外,在自己记忆里,老师没少用张浩作为反面教材来鞭策她们做一个优秀上进的好学生,所以对张浩大大小小的事还是有一定了解,在她想象中张浩应该是那种吊儿郎当,流里流气、眼光淫邪的古惑者形象,但今天看到的与故事中的描截然相反啊。“不过别说张浩还是那种非常耐看的帅哥”突然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陈倩倩羞涩地跟张浩打了一声招呼,红着脸跑进屋去了。

坐在沙发上,陈倩倩心如鹿撞,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一想到刚才失态的样子,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虽然这个社会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好多都恋爱了,但母亲从小就教育她们不要轻易和异性接触,要会爱惜自己和保护自己的,所以陈倩倩一直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对男追求自己的那些男生也不理不睬,更别说死死地盯着别人看。

“我到底是这么了,真是羞死人了,”陈倩倩不住地自责道,不过不管她怎么责备自己,可刚才那双眼睛和那张阳刚帅气的脸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此时张浩早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了,心里坦荡荡的,倒没因为刚才的艳遇让他心里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一来这些年美女见多了,再说以前和自己日夜缠绵的女友也是个十足的大美女,二来自己现在的处境让他不敢去想那些在他看来是不着边际的事情。所以刚才张浩只是觉得惊艳外,没有让自己有什么难以忘怀的东西,再说了现在再清纯的美女,到时候步入社会,在种种诱惑面前最终还是要沉沦。

一夜无话,日子过得如饮陈年老酒,除了杨玉梅的家里常常传来一阵阵女人的议论声和笑声,以及村里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外,张浩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段放牛劈柴的日子。

     杨半仙这几天过得非常的充实,白天跑到张家和陈家磨嘴皮子,晚上和几个老姐妹儿商量对策,什么对策呢?当然是怎样撮合张浩和陈倩倩,如果这事成了本是人间一件美事,但杨半仙知道,这事铁定成不了,张浩名声早已败坏殆尽,把闺女嫁给他无异于往火坑里推,何况是护犊出了名的田银花,如果让她知道张浩和自己宝贝女儿谈对象,那还不去张家闹个鸡犬不宁,天翻地覆。正因为杨半仙知道这事成不了,所以这几天她是乐此不疲,把陈倩倩家门槛都踩烂了。

本来陈倩倩心里就烙下了张浩的影子,再加上她正处于少女怀春的年纪,对爱情懵懂向往,年少不更事,哪里经得住伯母整天吹耳风,心里不由得对张浩起来了爱慕之心。杨半仙见陈倩倩对张浩动心了,心里那个高兴啊,就像吃了蜂蜜一样甜到了心里,你田银花不是很牛气吗?我倒要看看你现在怎么来收拾这个局面。

当然杨半仙也没少往张家跑,但是每次去都是碰了一鼻子灰,人家张浩根本不吃自己那一套,自己好说歹说,没差把陈倩倩夸得天上没有,地上唯一,但张浩每次都是不咸不淡地回复自己,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后来她又把注意打在了张清源夫妇身上,张清源也对陈大国家闺女很满意,漂亮不说,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有这样的媳妇扶持自己的儿子,那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所以他私下也探了张浩的口风,儿子也对陈倩倩满意,所以他便让儿子试着去和陈倩倩交往,当然了也下了死命令,那便是儿子不能越过道德的底线,玷污人家闺女的清白,如果两个孩子都对对方满意,等陈大国夫妇回来了再找人去提亲。

4

 

春节将至,村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陆续地回来了,陈大国夫妇也不例外,本来一家人团聚是件大喜事,可是田银花这几天心情很不好,村里传言自己闺女和张浩好上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向乖巧听话,对她的话一向言听计从,想当初外出打工的时候千嘱咐万嘱咐,告诫女儿千万不能谈恋爱,可这下好了,女儿不仅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谈起了对象,而且对象还是声名狼藉的张家那小子。

 虽然田银花长得粗手大脚的,但她绝对不是个莽撞行事的人,尽管心里十分的不畅快,但她没在女儿面前表现出来,如今女儿长大了,对自己的人生有权利去规划,自己也无权过多地去干涉女儿的生活,所以她私下里和丈夫商量,决定去找自己好姐妹周小莲问清楚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天还没亮,田银花就来到了自己好姐妹儿周小莲家,进门少不了一阵寒暄,把礼物往灶台上一放,田银花便开门见上地问道:“莲妹,我听说倩倩和张浩好上了,这事是真还是假?”。

其实田银花一进门,周小莲就知道她多半是为这事而来,于是说道:“银花姐,这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有句话叫‘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这事八成是真的。”

田银花一听周小莲的话,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于是又问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想不明白,一来倩倩和张浩两人相差了整整十岁,按理来说她们说不到一块去。二来倩倩一向乖巧听话,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人的追求,为什么她就偏偏看上那个小子了呢?是不是像村里面那些人说的那样,张浩天天去我家缠着倩倩,倩倩一时糊涂才跟他好上了?”

周小莲苦笑道:“银花姐你别听那些人瞎说,我觉得是倩倩看上了张浩,有次我去你家看望倩倩,倩倩还问我张浩在外面有没有女朋友,我当时就问她问这个干啥,倩倩红着脸说自己可能喜欢上了张浩,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念他。”

周小莲一边生火,一边接着说道:“当时我也很意外啊,我就说张浩没拿到大学毕业证,不能参加公务员考试,外出打工的话又吃不了苦,以后你跟他肯定要过苦日子。可倩倩说只要张浩对她好就行了,我又问她是不是张浩来找过她,她说他们只见过一次面,连话都没说过。”

田银花听到周小莲这样一说,心里不由一苦:“这事就难办了,如果是张家小子去缠自己的女儿,自己还有理由去找张清源夫妇理论,可这下好了,自己女儿先看上了人家的,自己也不能去蛮横耍泼啊。”

周小莲见田银花苦着脸,递上一杯热茶道“银花姐,其实我还听人说这两个孩子搞对象,还少不了杨半仙的功能呢,听说杨半仙为撮合倩倩和张浩,鞋底都磨穿了。”

“这个不要老脸害人精,我就知道她不会消停,我在家的时候不敢胡闹,见我外出打工就去祸害我闺女,我道闺女怎么会做出这等糊涂事,原来是她这个做伯母的出的馊主意,不行,她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便有我没她、有她没我。”田银花嘴上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周小莲见景急忙拉住她,安慰道:“银花姐你真是糊涂,杨半仙为啥要这么做,还不是让你在众人面前难堪,你一去闹得满村皆知,这不正合了她的心意。”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么便宜她了吧?”田银花一听周小莲这么一说,顿时急了,左不是右不是,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吗?

周小莲笑道:“银花姐,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田银花白了周小莲一眼道:“这时候还藏着掖着,你这是要急死我啊?”

周小莲无奈地笑了笑,慎道:“瞧你猴急的,我的意思是既然杨半仙不是想看你笑话吗?那你不如顺了她的意,就让两孩子他们自己先交往看看,如果他们真是两厢情愿,这何尝不是件美事。”

田银花一听,顿时不干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嚷嚷道:“这绝对不行,我说莲妹,你是不是收了张家好处,来当说客啊?我可告诉你啊,这事你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

周小莲道:“说什么混账话呢?你觉得杨半仙会好心好意地撮合这件事吗?她还不是吃定你不答应,甚至会去张家闹个天翻地覆,她好看戏?再说了虽然张浩没拿到毕业证,但大学不是念了完了吗,这个社会有知识你还怕他以后找不到个好职业?”

田银花道:“不管怎样,我丢不了这个人,我闺女条件那么好,还怕找不到好的婆家?这事万万不成。”

周小莲见自己这个好姐姐这么固执,知道这事也急不来,便招呼田银花吃炒花生和炒瓜子,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吃着瓜子花生,谁也没再说一句。

过了盏茶时分,周小莲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道:“银花姐你征询过倩倩的意见了吗?时下流行自由恋爱,倩倩之所以选择张浩,这估计有她自己的想法,我相信倩倩的选择有她自己的道理,不然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田银花叹了一口气道:“孽缘啊,也只有这样了,女儿大了,我这个当妈的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强加在她身上,如果倩倩真心喜欢张浩,我强制干涉的话会严重扰乱她的生活,莲妹你是知道的,在她们几姊妹中,就倩倩最听话懂事。”

周小莲闻言心里一乐,急忙顺着田银花的话道:“可不是呢,要我说啊这黄水镇还真找不到第二个像倩倩自己听话懂事的女娃,你们出去这两年,她不但一个人把家里打理井井有条,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能抵一个大人了。”

田银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这些年在家吃的苦,别的孩子像她这样的年纪还在父母身边撒娇,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自己的女儿自从自己和丈夫外出谋生时起,家里大大小小的活都落在她身上,不管再苦再累也从未在自己和丈夫面前抱怨过,这么乖巧懂事的闺女,就算做错了事,自己又怎么忍心去责难她呢?转念一想,莲妹刚才说的话也很在理,张浩大学毕业证没拿到,不是还学了一肚子的知识吗?不说以后要怎么飞黄腾达,过着人上人的生活,最起码能吃一碗体面饭不是。再者来说张浩也是在自己的眼皮下长大的,从小到大一来没偷鸡摸狗的习惯,品行端庄。二来这小伙子从小就聪明伶俐,尊老爱幼,再加上张清源夫妇是老实本分的实在人,到时候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女儿,管他村里人怎样看自己的笑话,只要女儿幸福就行了。看来得回去好好跟女儿沟通一下,了解她心里的想法,毕竟现在年轻人的婚事,不再是由父母做得了主的。想到这里,田银花告别了周小莲,起身回家去了。

5

 

 杨半仙这两天非常的纳闷,自从陈大国夫妇回来之后,她就没敢再去怂恿陈倩倩了,而是整天纠集几个老姐妹儿,躲到家里等着看陈大国夫妇的笑话,村里那些流言正是杨半仙和几个老姐妹放出去的,效果非常理想,不到几天村里就人人皆知,按常理来说陈大国夫妇回来已有好几天了,这事早该知道了才是,但为什么这几天陈家和张家一点动静都没有,想象中的田银花大闹张家这出戏并没有发生,这让杨半仙十分的恼怒。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和几个老姐妹儿正家长里短唠嗑着,肖永忠媳妇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压着嗓子对大伙说道:“姐妹们,你们还在这里胡侃个啥?我刚才看到陈大国夫妇去张家了。”

杨半仙一下从板凳上蹦了起来,死死地拽着肖永忠媳妇的双手激动地问道:“好妹子,你可不能忽悠大伙儿啊,你看得真切了没有?”

肖永忠媳妇把手抽了回来,抱着桌子上的茶壶猛灌了一肚子,翻着白眼说道:“我说大伙别这样看着我啊,刚才我从张家路过,看到陈大国夫妇和拗口上周小莲三人去了张清源家,还是张清源媳妇亲自迎进门的呢。”

杨半仙“啪”的一声拍了一下大腿,顿时两脚生风,一下冲出了大门,边跑边招呼众姐妹跟上,没一会儿就来到张家旁边的竹林里。

这时张浩正坐在田银花对面,十分尴尬,为什么呢,因为自打陈大国夫妇进门以后,田银花一双眼睛老是在自己身上瞟来瞟去,张浩心下十分纳闷,虽然村里有一些自己和陈倩倩的流言,但自己心里清楚,自从那天去探望老李时与陈倩倩见过一次面后,就再没看到过她,何来的搞对像之说,对于村里流传的那些非议,自己一向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也没出来澄清事实,清者自清嘛,再说陈倩倩一个姑娘家都没有主动站出来说些什么,自己一个大爷们儿还在乎那些干啥。就这样村里的人说她们的,自己忙自己的,没去理会村里的流言,可照今天这情形来看,自己太大意了,自己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对吧,在加上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陈大国夫妇肯定是也听到了流言蜚语,这才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不对劲啊,如果陈大国夫妇是为问罪而来,那应该一进门就会找自己讨个说法,缘何进门半天了,只是盯着自己看,一句话也没有,莫非是先打心理战术,让我先自乱阵脚,落下话柄,再与自己理论。可天地可鉴啊,我张浩确实没对你家闺女怎么样吧,不用搞得这么沉闷啊.....

     至于陈大国夫妇等人和张家怎样处理村里的流言的,外人无法得知,只知道从那天起,张浩和陈倩倩便正式成为恋人,一年后结成连理,成为一段佳话。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