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小说 2016年12月14日  阅读(1933)

武松游了21世纪

武松游了21世纪          

 

       武松打虎,一举轰动了景阳城。不仅如此,通过千里眼、顺风耳的汇报,就连玉皇大帝都情不自禁的啧啧赞叹,并且立马把群臣召集到灵霄殿,商议如何表彰凡间不凡的英雄。有的说赏赐武松金银财宝、也有的说把他召到天上当官......太白金星不以为然,说,真正的英雄轻利重名,让他到21世纪旅游一次,看看未来的人们对他依然崇拜,比什么样的赏赐不好呢?......

眨眼之间,武松就来到了高楼林立大的都市里。
成千上万的群众、这台那报的相机、噼里啪啦的鞭炮、五彩缤纷的鲜花,立马把英雄围了个水泄不通。尽管出发前武松已经知道太白金星把他穿越时空的消息发在了互联网上、尽管《进入21世纪》一书早被他背诵的滚瓜烂熟,但,如此热火朝天的欢迎仪式,仍然把他搞得大汗淋漓。得亏有位酒业大亨,事先安排了许多“警察”,武松总算挤上了崭新的“宝马”,随着震天的锣鼓声,来到了大亨的公司。
  公司的大门正中,铺着红绸的方桌上,摆放了十八只盛满美酒的大碗。武松刚好口干舌燥,咕嘟嘟喝了个精光后,下意识的拇指翘起,大喊一声,好酒,比景阳冈的还香!
好!没费半句口舌讲解,武松便按大亨的预想在不知不觉中拍出了精彩的广告,你说,肩负重任的青春女秘能不欣喜?因此,一个响吻情不自地嘬在了武松的脸上。但,她又紧接着发出了做作的惊呼,喏,武壮士,您的......?啊......啊......没事儿,让老虎爪子扫了一下。武松慌忙用袖子狠撸腮边的伤疤。什么?让老虎抓的?注射了狂犬病疫苗吗?女秘的眼里射出了惊异的神色。“黄犬病一苗”——是啥玩意?武松大惑不解。哦,对啦,古代的人不懂科学。像突然间碰上了破皮的电线,紧贴着武松的女秘,一下子弹出了老远。另外几位接待人员也都像躲避埃博拉病人似的,急颠颠地往后退步。好酒!大亨阴沉的大脸,连同手中的空碗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  
好酒!好酒!武松趔趄者被人们搀进了客厅,心里却暗藏了十二分的清醒,终于瞧见女秘独自一人拐进了角落,立马大步流星紧随着跟到了卫生间里。几个男人本想陪同,酒业大亨咳嗽了一声。
说,你们摆的是不是鸿门宴?武松的哨棒顶住了女秘的咽喉。不......不是。我们是全国著名的大公司,可不是孙二娘开的小黑店。胡编!你们个个鬼鬼祟祟,还净说啥“黄犬病”啥“苗”的黑话......女秘一听,咯咯咯笑露了银牙,掏出手机点了几点,说武壮士,你看看,别说老虎,就是被  狗咬了若不及时注射疫苗,都得得狂犬病——哦,就是疯子,你们宋朝也有吧?这回轮到武松笑了,说,尊敬的女士,你看我疯吗?女秘把嘴角撇到了脖子后面,说,潜伏期!懂吗?也许再过两月,顶多不过半年,你的眼、你的脸一准变得比白纸还白、比酒碗还大,通红的舌头耷拉着,比吊死鬼儿的还长......反正古人没这方面的知识,女秘的樱桃小嘴可以报复性的胡诌。诌来诌去,就连女秘自己都觉着浑身发冷,不敢再往下诌了。恰在这时,武松的游期已满,又回到了景阳城中。
  回来后,武松觉也睡不好、饭也咽不下、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傻子似的瞪着女秘的手机发呆。他想,与其变成吊死鬼儿样儿的疯子,还不如早早地死了算了。然而,武松却不愿服毒、上吊、抹脖子,担心辱了自己的打虎英名。翻来覆去又喝了几碗酒,武松终于拿定了主意,这才翻墙跳出了客店,把一封书信塞进了叔嫂家的门缝儿,趁夜深人静,悄悄地离开了景阳城。
恍恍惚惚,武松来到了景阳冈上,借着闪烁的火光,看到自己醉酒酣睡过的那块大石头周遭,围聚了好几只老虎。武松没生丝毫的恐惧,就径直走到了老虎的跟前,反倒让“老虎”们吃了一惊——原来,他们是披着虎皮的猎人,正喝着酒烧烤食物。
武松是天生的见酒亲,何况以前打死的老虎又是这些猎人抬走的,也就毫不客气地捧住了他们递过来的葫芦。怪了,几口酒下肚后,武松竟然清醒了脑子:咦,俺不是想寻个山清水秀、没有人烟的地方死吗?怎么又混在人群里大吃大喝呢?本来,这是武松的心里话,却在不觉中出了声音,猎人们自然问问原因,武松就讲了游21世纪的过程。
起初,猎人们听得俩眼溜圆,到后来又都忍不住捧腹大笑。这个说,武壮士,您怎么还把梦当真格的?那个说,就是。俺好几回做梦都娶了漂亮的娘子,到现在还不是光棍儿一条?另一个接上话茬,说,可不,俺祖祖辈辈靠打猎活着,免不了被野兽伤着,倒也没出一个疯子。脸上有疤的猎人开了口,这话在理。俺小时候嘴巴子叫狼咬掉了一块肉,现在呢,再过几天就六十岁啦,脑子也从来没错乱过。这还不算,俺们村的男人们可都是靠打猎吃饭,俺也没见过——哦,俺爷爷都九十挂零儿啦,俺也没听他说过,谁家出过耷拉着舌头的“吊死鬼儿”......
一番话,把武松心里的冰块儿融化了不少,但他还是疑疑惑惑地打开了怀里掏出的纸包,喃喃自语道,若是真做的梦,这东西哪来的?
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手鸡(机)呀?猎人们赶忙把脑袋凑到了一起,又看、又摸、又议论,哪有嘴呀?哪有爪儿呀?......恰在此时,手“鸡”身上彩光闪烁,发出了一串怪异的“鸡”鸣。快扔!妖法。不知是谁一声大喊,武松下意识的扬起胳膊,把手“鸡”扔进了幽黑的山涧,与此同时,压在武松心上的石头也在刹那间扔出了许多。
景阳冈。武松和几位单身的猎人住在了一起。大伙儿嘴对嘴儿喝同一葫芦里的酒、肉挨肉盖同一床上的被,白天、夜里,除去打猎,人们便争先恐后地传授武松打猎的本领,吵吵嚷嚷地认武松当师傅,教授他们拳脚棍棒。一天到晚忙忙乎乎,武松哪还有空闲的脑子去忧虑狂犬病,即便偶尔闪闪念头,端详、端详自己比先前还健壮的身板,竟也相信了猎人们的说法:若是游了21世纪真不是做梦,肯定就是不知怎么的中了了坏人的妖法。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对天上来说,当然是好多天过去了,武松死啦。玉皇询问是潜伏的狂犬病发作了,还是总担心变成“吊死鬼”抑郁的缘故。太白金星说,不,是老死的。叫野兽伤着,是有得狂犬病的,但,概率并不高。再者说,古代人就是古代人,谁会相信什么狂犬病?武松泡在这样的环境里,想抑郁都难
玉皇一听,噗嗤笑啦,说古代的人“傻”点儿,也不都是坏事儿。太白金星说吾皇英明,古代的人“傻”的确是好事儿,但,武松被大虫抓伤后,如果能像21世纪的人一样,知道赶紧注射疫苗,再不信青春女秘故弄玄虚的“科学”,再有一套不因懂得多造成心理负担的本领,岂不是更好。


                                          孙连旗
                                                  13072054437
作者简介:孙连旗,男,汉族,农民,1963年生,住天津市津南区双桥河镇东嘴村。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