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诗歌 » 短篇小说 2017年1月5日  阅读(3086)

四叶草,你会一直守护我吗

四叶草,你会一直守护我吗


  夏日黄昏的操场里,莫微微躺在草坪上,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群打篮球的男生,确切地说,她是在看其中的某一个。
  那个人叫徐阳,是新来的转校生,也是莫微微的同桌。原本莫微微的成绩一直不好,没人愿意跟她做同桌,其实真正的原因是父亲因工作作风问题锒铛入狱,这件事一时间成了众所周知的丑闻,同学们常常在背后窃窃私语。甚至有一次同班的李娜和几个女生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莫微微刚好从旁边经过,其中一个女生推了推李娜示意她不要再说,李娜看到莫微微反而故意提高了几分音调:“怕什么怕,她听到又怎么样,有个那样的父亲,要是我,早就退学躲在家里不出门,还有什么脸面整天在人前晃悠。”李娜的话字字如针刺般刺痛着莫微微敏感脆弱的心灵。从此莫微微被孤立起来,老师每当上课走到离她不远的位置都会止步绕开,教室后排一方小小的天地如两个世界,莫微微的世界是孤独寂寞的。
  直到有一天,徐阳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当班主任老师带着徐阳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莫微微的心莫名地颤了颤。徐阳一看就是那种阳光自信的大男孩,高大帅气的外表下,带着温柔的浅笑,让人感觉到贴心的温暖。
  以徐阳之前的成绩,班主任本来给他安排了最靠前的位置,让所有人不解的是徐阳偏偏选择了最靠后的位置,和莫微微成了同桌。
   徐阳的到来为莫微微的生活带来了阳光和希望,每天早上他都会多买一份早餐递到莫微微手中。莫微微开始是拒绝的,到后来拒绝的次数多了,连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徐阳每天都会想方设法逗莫微微心,莫微微成绩不好,徐阳成绩却很优异,他每天腾出一部分时间给莫微微辅导功课,班里的女生开始对莫微微投向嫉妒的目光。
  徐阳经常收到女生的情书,每次他都会视而不见,把它们全部扔掉。
  “怎么不看看,”莫微微忍不住问。
  “我这个同桌要是看了跟别人跑了,留下你怎么办。”徐阳在一旁逗趣地说。
  莫微微的心里划过一丝伤痛,是呀,要是徐阳真的有一天离她而去,她该怎么办,莫微微不敢再往下想。
  “今天下午我有场篮球比赛,你到时一定要来为我喝彩,有你在,我才有动力。”徐阳说完认真的看着微微。
  莫微微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红着脸,“好,到时我一定来。”
  那天下午的比赛异常激烈,最后徐阳以一个精彩的灌篮赢得了这场比赛,引得现场女生一片尖叫。
  徐阳捧着奖杯走过来,微微冲他笑着道:“恭喜你呀”。
  徐阳笑笑,“跟我去一个地方。”不等微微反应过来便拉着她的手一路小跑。
  他们穿过操场来到一片花圃中,徐阳让莫微微闭上眼睛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莫微微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徐阳将一株四叶草放在了莫微微手中,并在她额前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
  莫微微呆住了,那一刻大脑似乎瞬间短路,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的甜蜜与喜悦。
  “你知道吗,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你了。记得有一次我来这所学校找一个朋友,看见你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泣,我当时就在想是什么能让一个女孩哭的如此伤心。之后从朋友那里得知了你的故事,那一刻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能来这所学校读书,并且做你的同桌,我一定会好好地保护你。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心声,后来我真的如愿以偿。”
  徐阳说完指了指微微手中的四叶草又继续道:“这个是四叶草,传说只要找到了它就找到了幸福,我徐阳愿意像这四叶草一样,永远守护在你的身边,做你生命中的“四叶草”。”
  微微此刻泪水早已模糊眼眶,徐阳轻轻将她搂在怀里。感受着徐阳真实的心跳和淡淡的体温,这一刻的微微很满足,原来自己一直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简单温暖的怀抱!
  学校要组织短跑比赛,莫微微本来是不打算参加的。
  “微微,你真的不参加这次比赛吗,我听说你这种比赛以前可是你的强项。”徐阳望着微微道。
  是呀,这种比赛以前的确是自己的强项,也是自己唯一钟爱的体育项目。可是,自从父亲出事后,面对旁人异样的目光,她一度意志消沉,从此便再也没参加过这种公众场合的比赛,她怕去人多的地方,她怕自己会被唾弃,她不想再受到伤害。
  “我还是不去了吧,已经好久没参加过比赛了,我怕贩贰?/span>
  不等微微说完,徐阳忙抢过话题“可是我想看你参加比赛,就当是为了我,好吗?”
  看着徐阳满含期待的目光,微微不想让他失望,只好点了点头,徐阳高兴地像孩子般跳了起来。
  比赛那天,微微穿上了一身粉色的运动装,在她身上又重新焕发了昔日的活力与风采。
  比赛开始了,微微一个健步俯冲在比赛的赛道上,远远地将第二名甩在后面,眼看终点离自己越来越近。突然,脚下一个趔趄,重心不稳,狠狠摔倒在地上。
  看到微微摔倒,徐阳第一时间猛冲过去,扶起微微。看到微微的脚踝已经严重扭伤,吃痛地咬着牙,徐阳背着微微一路焦急地往医务室跑去。
  到了医务室,医生检查过后说必须的马上接骨,但麻药已经用完了,这就意味着微微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看着徐阳满脸担忧的表情,微微强挤出一丝笑容:“别担心,我没事,很快就会好的。”又对旁边的医生说道:“大夫,你为我骨吧,没有麻药我能忍得住。”看着微微坚定的眼神,徐阳点了点头,紧紧握着她的手。
  接骨的过程很痛苦,微微开始不断地咬的牙齿咯咯作响,徐阳看了越发不忍心。忽然,他将自己的手臂放进微微嘴里,不等微微反应过来,脚踝处传来的巨大疼痛让她狠狠地咬了下去,徐阳痛的皱了皱眉,微微感觉有一股腥甜的液体渗进自己的嘴里。
  踝骨接好了,微微躺在病床上,脚上打着厚厚的石膏,徐阳在一旁为她剥着买来的水果。
 “你的手没事吧?”微微看着徐阳轻声道。
 “没事!”徐阳笑着说。
  微微明显看到他把手臂的袖口往上拉了拉。“给我看看吧!”
 “还是不要看了吧,真没事贩贰薄?/span>
  这次不等徐阳说完,微微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翻开袖口,那一刻,不觉泪流满面。她看到徐阳的手臂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疤,是自己咬的,看那伤口恐怕以后会永远留下疤痕。
  “都怪我,是我不好,莫微微,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真的忍心吗?”微微边说开始不断地拍打自己的脸颊。徐阳抓住她的手,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别再自责了,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付出,这点小小的伤算得了什么;它倒让我感到很幸福,因为它是我们之间爱情的印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这样我以后就再也逃不掉了,它会将我们牢牢的绑在一起,永远不会背弃对方。”
  微微感觉自己这一刻自己的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与宁静,“以后的日子里,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傻瓜,你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我怎么会不需要你,没有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你是我永远的唯一,就像这道疤一样。”徐阳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疤认真地说道。
  两个人相视一笑,幸福溢于言表。
  以后每一天黄昏微微都会来到操场边的草坪上,看徐阳在那灌篮时帅气的样子,然后等他累了会过来和微微躺在松软的草坪上,彼此间心里流动着不可言表的甜蜜与快乐。
  近来微微一连还几天没见到徐阳来上课,打他电话也没人接,微微心里开始着急,各种想法在她心头闪过。最后,她终于鼓足勇气,她要去找徐阳。
  医院的病房里,徐阳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母亲在旁边抹着眼泪。这时候,微微走了进来,当她看到病床上的徐阳,昔日阳光帅气的脸庞如今多了几分憔悴,感到很痛心。此刻徐阳正在熟睡,微微冲徐阳的母亲礼貌地点了点头。徐阳的母亲看到微微,先是显出几分惊讶,转而起拽了拽微微的手,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来到病房外,微微关切地问:“阿姨,徐阳的病情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
  徐母开含泪说道:“这孩子的病很严重,国内的医疗水平已经不能彻底医治,他远在国外的爸爸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在国外帮他安排了一家医院,让我带他出国去接受治疗。这孩子的病已经拖不得了,我也多次劝他;可是他似乎放不下什么,这里有什么让他牵挂,问他他又不说,今日一见你我就全明白了。姑娘,你可得好好劝劝他,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他会贩贩贩”
  徐母欲言又止,看着徐母悲伤的样子微微的心也深深地痛,“阿姨,放心吧,我会劝劝他的。”
  “那就好,谢谢你了姑娘,这样我们家阳阳就有救了。”
  微微走进病房,看着熟睡的徐阳,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徐阳眉头轻轻一皱,慢慢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微微时先是一愣,转而温柔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
  “到现在你还要瞒我吗,你妈妈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为什么不听她们的,去国外接受治疗,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再这样耽搁下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我知道,可是如果我走了,留下你孤零零的,谁来保护你;你难过心的时候,谁来安慰你;你的胃不好,谁来每天为你带来早餐并叮嘱要照顾好自己,其实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呀!”
   听到这些,微微的心异常地痛,仿佛每一次呼吸都那么费力,“傻瓜,难道仅仅为了一个承诺连命都不要了吗,你怎么这么傻?”
  “我只是想一直守着你,我愿意给你这样的承诺。”徐阳抚摸着微微的脸颊温柔地说道。
  “答应我,去国外接受治疗好吗,就当是为了我。你放心,我会一直等你,永远永远。”
  “真的吗?”徐阳看着微微。
  莫微微点了点头,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真的,因为这里已经满满装了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别人了,那个人说要永远守护我,做我生命中的四叶草。”
  徐阳将微微紧紧搂在怀里,微微又看到了他手上的那道疤痕贩贩贩
  微微依然躺在草坪上,看着不远处那群打篮球的男孩们欢快的身影,看到其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正微笑着朝自己走来,渐渐地,那熟悉的人影变得越发透明,消逝在晚霞初上的黄昏里。
  已经过去一年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微微每天依然会来到这里。她相信,某个夏日的黄昏里,那个人会再出现,然后微笑着朝她走来,同她一起躺在松软的草地上,呼吸属于这个季节里独有的自由与浪漫气息贩贩贩 
  
  姓名:周磊(18892085480)笔名:肖彬
  邮?[email protected]<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