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诗歌 » 散文美文 2017年3月8日  阅读(1976)

春天的雨

春天的雨

 冰杉

一首杜甫的《春夜喜雨》,让我从小对春雨充满了期待和喜爱。

春天是美好的,春雨更充满了诗情画意。经过寒冬锤炼的人们,倍感春天的温暖;经过腊月洗礼的万物,倍感春雨的甘醇。

可是今年的春天,让我的心情越来越坏。这场春雨已下了一个多星期,天依旧阴沉沉的 ,好像要把这个春天的雨一下子都下尽才甘心。想着麦田的杂草正是喷药防除的最佳时机,我不禁对春雨充满了厌烦之心。

中午时分,由于一件要紧的事必须去北街。我收拾起阴郁的心情,赶紧起步前行。目的地其实并不远,只需三、四分钟步行即到,其间穿过一座大桥,经过两所学校就到了。

不巧的是,前些时大桥被拆除重建,到北街必须沿大桥南的一个里弄向东走,一直走到东面的河岸,沿河岸走过临时筑成的土坝即可到达北街。

天依旧阴沉沉的,但雨已止。我一路小跑去北街。不一会儿,我就来到土坝边,我正准备过土坝,抬眼猛见前面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正在小心地试踏,由于多日的春雨,土坝上铺的狭长的小石板让老人迟疑不决。老人家缓慢地将脚伸过去又缩了回来,如此反复,让我的心情更加烦躁起来,显然老人找不到最佳落脚点,我又无法超过去。我在后面又气又急,想着要紧的事儿,怨起这鬼天气,怨老人动作太慢了。

就在这时,猛然窜出一戴红领巾的,心想这小学生必定赶着去学校,可这坝仅容一人通过,他着急也没用。还没容我多想,眼前的一幕让我不禁脸热起来。少年在老人身后弓着身子搀着老人,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老人说“小伢子,你上学要紧,你先过去吧。”少年腼腆地说:“老奶奶,我迟一会儿上学不要紧,我先扶您过去。”

少年继续弓着身子,一步、一步……,小心地搀着老人家过去。此时,我觉得耳根更热了,我知道,学校规定,中小学生中午回去吃饭的时间并不多,必须早点到校。

或许他们是认识的,也许是邻居也说不定,我跟在后面这样想着。

终于,我们都走过了土坝,但少年还没离开老人,老人说:“好伢子,我可以了,你快去上学吧,啊。”

“没事,没事,等过了这段坑洼地我就走,您小心点。”

我充满了好奇,这少年和老人究竟是何关系,我不再想着要紧的事儿,而是想弄清楚他们的关系。

我们不知不觉来到桥北,这下好了,桥北是宽敞的柏油马路,少年飞快地向学校跑去。

我好奇地问老人:“刚才那小孩是您什么人?”

老人看了看我;“这伢子真是个好伢子,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从脚跟直往上涌,很快就涌上了头顶。

我慌忙与老人告别,赶紧逃离,一路上只盼着雨继续下着,来洗刷我满身的灰尘。

到了下午,我的心情平静下来,不再阴沉沉的。

是的,春天是美好的,春雨更让人回味无穷,只是我未深入其中。

我的脑海中重温起那熟悉的《春夜喜雨》。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