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诗歌 » 散文美文 2017年8月11日  阅读(1086)

晚钟葬礼

 

天灰蒙蒙的,下着霏霏细雨。原本熙攘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匆匆地走进了城郊的陵园。

朋友的奶奶去世了,原本我只是个外人,但少年求学时,常住于朋友家,他的奶奶对我关心备至,与亲孙无异,这时听到噩耗,不禁想起了往昔,便打算前来送这位慈蔼的老人家最后一程。

陵园里只有朋友一家在举行葬礼,朋友是长孙,他亲自抱着老人的骨灰放入了购买好的墓地里,墓地旁有一棵大槐树,树的另一旁也有一块墓地,只是还没有人入葬,但一块空白的碑已经立在了旁边,朋友对我说:“这墓地是她奶奶在好多年前就买下来的,准备自己百年之后长眠于此,父亲本来想把槐树另一旁的墓地也买了下来,留给爷爷,好让他们可以长相厮守在一起。可惜不巧的是,就在当日这地便被人买了去,而且还立块空碑在这里,甚是奇怪。”我走近那空碑看了看,发现这碑上刻有一行小字,只是刻得很小,不走近及难发现得了。

葬礼举行到尾声时,我接到了公司的电话,便一边安慰朋友节哀顺便,一边准备离开,回头时却发现我们身后远远的站着一个老头,老头年纪不也小了,站在那儿身体有些颤巍,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收拾得很干净得体,手里捧着一束黄色的郁金香。

我从来没有见过带郁金香来祭扫陵墓,心下奇怪,便用手肘碰了碰朋友,问他那老头很是奇怪,是不是他家远房亲戚?朋友疑惑地告诉我,他家亲戚都在本市,从不曾见过这个老头,或许是找错了墓地。我当下也没有在意,便向朋友辞行,朋友提醒我说明日不论何事耽搁都要去他家中喝白喜酒,我边点头答应边朝园外走去。

当我从那老头身旁走过时,不知为何竟停留了片刻,我扭过头去看他,这时惊奇的发现,那老头在哭,他双手紧紧地抱着手中的花束,一个劲的流泪,他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痛苦,像个小孩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嘤嘤地发出呜咽的哭声。

第二天去到朋友家做白喜客,饭后离他家下来,远远地看见一个颤巍巍的身影在一个女孩的搀扶下从对面小区中走了出来。居然是昨日在陵园见到的那个奇怪老头,原来他离朋友家那么近,一路之隔的距离,但却不是朋友家亲戚,可为何会出现在他奶奶的葬礼现场?我满怀疑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了上去,到他跟前说了句:“老爷子您好!”老头抬起头来看我,好像记起来昨日见过于我,微微对我一笑,我对他说道:“老爷子,我有些事情想询问你,不知可否方便?”他像是知道我要问什么,点了点头,吩咐女孩扶他坐到小区里的石凳上,然后对女孩说:“好孙女,上楼去帮外公拿件衣裳来,忽然觉得室外有些寒凉。”女孩点头便去了,我心下知道,他是想支开他孙女。

老头见女孩走远了,缓缓对我说:“你想问怎么到人家葬礼还有带着郁金香去的么?”我点了点头,老头看向了远方,好像陷入了回忆,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因为郁金香是她最喜欢的花朵啊。”经他怎么一说,我想起来朋友奶奶很喜欢郁金香,每次我去他家中,都会见他奶奶在客厅的圆桌上放一束含苞待放的黄色郁金香。“您和她认识?”我问道,老头点点头说:“她是我此生的挚爱啊!”我听言大惊,忙望向他,老头指了指身旁的石凳让我坐下,又一阵沉默,缓缓说道:“我和她在上学时便认识,后来相好了,我比她先工作,被分到了山区做知青,她还在市区里上学,一到周末她就会坐上几公里的班车来看我,我们便坐在那田埂上,静静地拉着手,数着天上星星。我爱她的天真浪漫,她爱我的才华横溢,那时的我们没有房,也没有钱,什么也没有,却穷得只剩下快乐。我们彼此相爱,对爱情充满了幻想的憧憬。后来如愿的我们结婚了,还生下了孩子,在岁月的蹉跎中,终也将炙热的爱情用尽。细微的小事时常引发着争吵,父母、孩子、事业、前景,无数的压力指向了我们,最后我们都妥协了命运,就此爱情的道路走向分歧。离婚后她带着孩子改嫁了别人,我净身出户后便放弃了原有的工作去往了其他城市,再后来也和她人结婚生子,可是在心里对她的爱久久难以将息,我知道我爱她,此生就只能爱她了。于是我回到了这个城市,在她家小区对面买了房子,我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只想能再见见她,知道她安否便足矣。”说到这里,他的孙女拿了衣服回来,他便向我摆摆手,随孙女走出小区去。

原来这对原本相爱的人因为生活的分歧就此别离,但是爱还在延续,他舍不下她,便就住在她对面,每天买菜时见见她,散步时见见她,她根本不知道他的守候,而他就这样默默地陪伴便已感到了满足,爱她,或许不需要言语,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安心,甚至连到了墓前,他都不敢前往到碑旁,他怕会惊扰她,便还是依旧站在远方,像平日一样,远远地看着她,看着她最后一眼,那一眼,是那么用情至深。这就是爱吧,它在甜蜜与辛酸中,放入了很多让人就算放弃生命都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然而却又无法抵挡,无法阻隔。他们爱得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却又寸断肝肠啊!

两天后,我因公司事务从那老头家小区门口路过,只是老头的孙女神情哀伤,急急忙忙的抱着衣服盒子之类的东西往路旁的一辆货车里搬运。她很有礼貌,见我过来便挤出了一丝微笑,问了声好,我忙问她,“你们运那么多东西,是要搬家么?”女孩摇了摇头,“外公昨日去世了,我帮他的遗物整理了带走。”我听言一惊,“前日还与我诉说往昔,怎么隔日不见就已经去世了。”女孩见我神情呆愕,反而安慰我道:“外公这岁数时刻都有可能离开的,他去的时候很安详,没有同苦,他让我去给他打水洗脸,我回来时他就去了,脸上还挂着微笑呢。”我点点头道:“那就好,老爷子这辈子不容易,现在能安然离去是最好的结局了。”

女孩听了我的话,眼睛有些晶莹,缓缓说道:“外公十几年前就得了老年痴呆,经常一个人望着对面小区发呆,一望就是整整一天,我和母亲都很担心他,本说接他过去同住,他却不肯,非要住在这里。渐渐的他不止发呆,而且还经常忘东西,先是出门忘记带钥匙,后来慢慢的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睡觉,忘记了身边所有的事,连我和母亲他也经常记不起来。”说着女孩顿了一顿,又说道:“他好像自己也感觉到了时日不多,早早的就买好了墓地,他看上了陵园里一棵大槐树下的一块地,母亲说那地不好,要去山头给他买块更好的,他听了说什么也不要,还像个小孩子坐在地上大哭,母亲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他。他知道母亲答应了,便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好开心。”

“大槐树”我心头一凛,那是他要和她在一起啊,他生不能和她携手到老,连走近看她都不行,他只有等死了能葬在她身旁,天天看着她,陪着她,和她说说这些年来的相思之语。这究竟是一份怎样的爱情,让这个老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守候,直到死亡都还要将它延续。忽然我想起了大槐树下空墓碑上刻着的那行小字:“你问我能伴你多久?葬你身旁够不够!”

女孩见我呆呆地不动,便抱着东西向车上走去,突然一个精致的黑檀木盒子从那堆着的遗物里掉落下来,我忙走过去蹲下身拾起,刚直起腰想叫唤那女孩,告诉她东西掉落,她却早已经走上了车,向远方驶去。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的望着这只盒子,不知怎么的左手一掀,就把盒盖打开来,里面放了一张已经泛黄了的黑白老旧照片,我拿起来一看,照片上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一只手牵着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妙龄少女,女子手里抱着一束黄色的郁金香,她正深情的望着身旁的这个男子,那弯弯如月牙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的笑意。照片右下角有一个日期:一九八一年新婚。那是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在那风华正茂的年纪里,两个相爱的人手挽手着走进了新婚的殿堂,好似已经那么久远,却又彷如只是昨日。我转手翻过照片,在照片背后,有一句用工整楷体写着的诗句,我失声读了出来:“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