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原创 » 古风小说 2017年9月17日  阅读(1061)

典狱辞

 

北风呼呼地刮着屋后的白杨树,光秃秃的树干上,最后一片枯叶也随着狂风漫天飞舞。狂风才刚歇,飘飘洒洒地鹅毛大雪便开始漫无天际的扑压下来。转眼间,整个世界便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地。

这是一座塞北的监狱,方圆数百里都不见村庄,我不知道为何朝廷会在这塞北的苦寒之地修建这一所监狱,想是要关押在狱的犯人,即使他有幸逃脱,也会在这荒草不生的大漠中饥寒而亡。只是苦了值守在这里的衙狱,也得和关押在这里的犯人一样,身体走不出去,消息也传不进来,就这样忍受着永无止境的孤寂。

我在这座监狱里当差已有三年,这三年的日子里,原本出生在南方的我也亦渐渐习惯了这塞北半年大风半年大雪的天气。监狱里主要关押的都是一些俘虏,五年前胡人南侵,转眼便打到了京城,大将军坚守城门三天三夜,终于击退敌军,并率领三军将胡人赶到北海以西,这才使得天下太平。这里关押的多半都是那场战役中俘虏的胡人兵将,只是在这牢狱深处,却有一所铁铜浇筑而成的囚室,不知道里面究竟关押的是何人,那囚室由典狱长亲自看管,平日送饭递水,都不许旁人代替。

今日却有了例外,典狱长大人接到朝廷命令,即日便动身进京,临走时吩咐我说:“平日里见你为人敦厚老实,今我有事进京,那铁牢囚犯的看管饮食便由你负责。切记,送完水食便走,不可与犯人交谈,倘若出了差池,你我都要人头落地。”我心中一惊,慌忙称是,说:“小人谨遵大人吩咐,绝不敢出任何差池。”

典狱长走后,我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却又充满了好奇,究竟铁牢里关押的是何人,会让典狱长如此小心。我端着饭菜战战兢兢地走到铁牢前,打开专供餐盒进出的隔板,将饭菜递了进去。刚要转身离开,却听到里面声音传出,“今日换人了么?”我心中一惊,颤声答道:“大人有事进京了,命我代他几日。”那人“嗯”了一声,说:“知道了,去吧。”我喘了一口气,快步向前走,想赶快离开这里。

忽听那人又说了句“听你口音,你是姑苏人么?”我本不想理会,但走了两步却又停下,他的口音也是一久违的吴侬软语,在这塞北三年,听到家乡的语音,心中不觉有些欣喜。我转身回了一声,那人有些高兴,喃喃自道:“当下快开春了,江南想也已是烟柳笼雨,只惜这塞北大漠还是孤寒天际。”他这一句正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离开江南已经三年,这三年里我梦絮环绕的仍然是那姑苏城外的碧水,虎丘山上的葱绿,寒山寺宇的钟声,拙政晓风的荷曲。

不自觉的我走回到了铁牢门口,靠着铁门坐了下来,只听那人又道:“你思念家乡么?”我一个劲的点头说思念,那人叹了口气说:“我也思念,再过一月,鳜鱼便临湖游曳,正是品尝松鼠鳜鱼的最佳时节。”说罢吟道:“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所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我心中一凛,他是一个多情惆怅的人,多情之人怎会是残暴凶恶之徒,要用铁牢关押呢?我拉开了隔板,向他看去。透过铁板顶端稀疏的阳光,幽暗的牢狱里一个中衣上沾满了干涸血迹的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只见他头发蓬松,胡须满面,不过看他脸容,绝对不超过四十岁。他的样貌非但没有蛮横凶残的暴戾,反而有一股谦谦君子的书卷气息。不觉盯着他看得有些入神,忽然他抬头看我,眼睛中射出了一股英气,我心中一惊,吓得摔倒地上。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心中暗忖,他究竟是什么人,拥有怎样的故事,怎样的经历?不禁脱口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他幽幽说道:“我自幼从军,一门三代都在朝为将,为国家除边患,为黎民安太平,世人都称我们为吴中军。”

吴中军、三朝为将?“你是大将军?”我失声叫了出来,他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我朝着隔板送食的小门叫道:“皇上颁布诏书说您北击胡人到了北海以西,却遭遇了胡人包围,全军覆没于北海水畔,您怎么会在这里?”他凄然一笑,抬头看向铁栏之外,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月华中天,洁白的月光透过铁栏映在地上,托出他的影子,好长好长。

五年前,白露刚至,胡人铁骑大军向南袭来,一路攻城略地,才过寒露便已临京安。转眼京城便被胡人蛮兵团团围住,皇上听信宦官谗言,带兵出击胡人被俘,绑在十米来高的竹竿上逼朝廷开门投降。文武百官纷纷纳言投降,救回皇上,大将军却坚决反对投降,并积极组织城中军民加强防御。宰相带着百官质问大将军:“将军你是想造反不成,现在皇上命在旦夕,你不开门投降,却还要加强防御,你这是弑君逼宫之罪。”大将军义正言辞道:“诸位大人,罪臣自知救驾不利是死罪,但是如若开门投降,岂不是将大好江山拱手让与胡人?”宰相道:“皇上都没了,你要守着江山又有何用?”大将军道:“大人是读书人,怎可说出这种话来。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倘若投降,那千万百姓该如何?胡人本就财狼,早窥我华夏久已,一旦投降这万千黎民就将变为他们的奴隶,供他们如牲畜般驱使,你怎可忍心看那男丁受虐,女子被辱的情景啊!到时候我衣冠被改,文明断绝,天下危亡,汝等又该如何面对悠悠史书青笔呢?”群臣一时间尽说不出话来,宰相一拍桌子怒喝道:“好你个不忠不义之徒,那你又将皇上至于何地?”大将军道:“太祖立国有遗训在先,不纳贡,不称臣,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如能保得天下太平,臣愿为皇上陪葬。”宰相恼羞成怒,指着大将军鼻子骂道:“好,皇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奏明太后诛你九族。”大将军双手抱拳向天一揖,朗声道:“大丈夫行于天地,但求无愧于心,上应日月,下对黎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虽死而无憾矣。”

胡人久居塞外,在中原时间一长便不适应,加之京城久攻不下,士兵日渐士气低沉。大将军瞧准时机,联合城中军将开门出击,胡人见来势凶猛,猝不及防,我军士气高涨,转眼便将胡人打得溃不成军。大将军率领军队一路追击,直将胡人打到北海以西,斩杀胡人领袖,以求万世安宁,营救皇上尊驾,但保国祚延续。皇上重回宫殿,却听信了宰相的谗言,非但不予救驾护国有功嘉奖,反而将大将军以犯上作乱之名抓捕入狱。宰相本想立即处决,但又怕大将军民望过高,将其杀害恐引起人民和军将愤起,故将他押至人迹罕见的塞北监狱,又编造谎言,说大将军在北海遇袭,伤重而亡。

原来是这样,我不觉叹了口气,深深为他感到不值,愤愤说道:“大将军你是天下的英雄,其实早该知道回京必有一死,干嘛还要回去?”他幽幽地道:“当时军中也有人这么提议,让我不要回去,朝廷若是不许,他们就跟我起义。可是你想我若乱了,这江山怎办,这天下怎办?胡人领袖虽亡,但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倘若国中混乱,他们必将趁机来犯,到时只怕是山河破碎,天下危亡,我又怎可只顾自己生死,而不顾天下百姓呢?要是让胡人得手,这可是亡天下啊!”

“亡天下?”我不觉一惊,他朗声说道:“国家亡了,还可以再建,朝代灭了,还可以再兴,可这天下若是亡了,我们拿什么来面对后代子孙。胡人若占据了天下,那我们的黎民百姓该如何求生?他们嗜血成性,定杀我父老,凌我儿女,毁我衣冠,销我宗祠,改我仪礼,断我文明,此之谓亡天下呼。”我呆呆的看着他,被他那英姿豪气所折服,他看了着我继续说道:“小兄弟你可曾想过,这国家亡了,皇上换了,我们同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天下若亡,那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子孙,该如何生存?你可曾想过,你我后人着他人衣冠,习他人文字,说他们语言,拜他们祖先,而自家文明却早已断绝,自家衣冠以成异服,自家文字见之不识,自家语言听之不辨,自家祖祠荒败破闭,那会是怎样的情景?”我听言惊出一身冷汗,“决然不可,华夏文明怎可断我们之手,如有那日,我就算是死,也不愿改他衣服,书他文字,说他话语,拜他祖先。”他听言望着我点了点头,我缓缓说道:“连我都明白的道理,可惜朝廷百官却是不明。”他叹道:“他们怎会不明,只是为了自己的高官厚禄而已。”

只听得外面一阵马蹄嘶叫,我知道典狱长回来了,心中不觉生出一个希望来,对他说道:“典狱长大人已从京城回来,这次是皇上亲自召见,我想肯定是皇上想明白了,知道你的忠义英勇,知道你是一心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万世太平。典狱长一定是奉旨前来释放你,还你自由和清白。”他听了我的话淡淡一笑,抬头向月光看去。

我走出牢房,想去问问典狱长有没有我所期望的好消息,却见典狱长匆匆走进铁牢,手中捧着一卷黄绢,我心中一片释然,那是皇帝颁布的圣旨文意,里面肯定颁布了释放大将军的旨意。那天夜里,我睡得很香,梦里我梦见了大将军和我骑着一匹高头骏马,向姑苏行去。梨花飘香,杨柳垂依,在城外的画舫里,我们喝着桂花酿酒,品尝着松鼠鳜鱼。

第二天清晨,我刚打开房门,只见一群人围在场中,场中燃起了熊熊火焰。我知道,牢房里有犯人病死,都会在这场中焚烧尸体。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犯人昨夜又病死狱中,今早被衙狱发现拖到场中焚毁遗迹。本来是平常事,可我的心里却有些惶惶不安,连忙凑上前去看个究竟。

只见典狱长站在火堆前,见我前来便对我说:“你来的正好,这铁牢里的犯人已昨夜被皇上下旨赐死,以后咋们这里可就轻松多了,没有了这样麻烦的犯人,咋们睡觉都安稳一些。”我听言脑中轰然一炸,大将军死了,为国为民一辈子却落得个如此下场。被关押了这么多年,那无道的昏君还是不放心,他赐死了的不仅仅是一个犯人,而是这个国家天下的脊梁,这个民族文明的守护者,这个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英雄。

一个月后,典狱长因看守犯人有功而被调升到了刑部任职,而我也被提拔为这座塞北监狱的典狱长,在大家都来溜须拍马恭喜我时,我却早已留书出走,辞去了官职差役向南而去。早春绿水环着两岸的垂柳黄莺,烟波暮霭的水面上泛起了朵朵涟漪。雪白的梨花开满了山涧,那一团团一簇簇,像极了塞北大漠的冰雪,在那梨花从中,突然出现了一串嫣红,那是铮铮铁骨,冰清玉洁的腊梅,那是为守天下而亡的英雄气魄和碧血丹心。

我抬起头来,远远的看到了那绿荫叠翠中的姑苏城楼,对怀里紧抱着的一坛骨灰说道:“将军,我们回到家乡了!”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