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散文 » 散文美文 2018年4月8日  阅读(89)

陌上花开,汝安好否?

庭中的杏花开了,朵朵皆是雪白,就那样俏生生立在枝头,宛如二八少女,最是芳华正好之时。风乍起,有那调皮的,三两结伴纷纷从枝头飘落,仿佛是那最华美的步调,竟生生让人迷了眼,几近恍惚。

   曾有满山杏花白,曾有清水饶足踝,在那最该懵懂的季节,连风都仿佛带着杏花香。欣赏一场花事的开落,任流年在指间纷飞,静卧纷白也罢,斜倚枝头也好,这时光,总归是静谧美好的。

   那时的暮春合该携两三好友,自林间小路翩跹而过,鼻中满是新翻泥土的气息,合着远处飘来的杏花香,那感觉定是舒畅蕴藉的。碧草青青,满眼娇嫩,有不知名的花儿含苞待放。静躺草地,有斑驳光影打在其上,那流年,仿佛欲要静止。那一刻,岁月安好,就这样仿似便可过了万年。

   后来的后来,我们各奔东西,纷繁于自己的世界,那时光,终是再不可得。若这便是成长的代价,却未免过于沉重。

   残蕊上投下流云的影子,倏忽又已不见,依稀又是那时光景,窗外的柳条绕啊绕,一如最长情的告白,我们静待夏的落幕,却终于迎来永久的陪伴。那年夏天,仿佛开尽人生最美的渲烂。我终于知道,秋季是最寂寞的哀叹。

   那夜有雨,雨滴打在窗台,脆脆不绝,仿佛生命中最不愿记起的梦魇,原以为早已忘记,却不想在这个季节,又悄然被不设妨地记起。早晨的雨多少添了几许凉意,风吹来夹着雨丝,更添寒意,可当那单车停在脚边,那雨便似有了暖意。从此,我爱上下雨的季节。

   多少年了,有些事仍在心口幽居,如那随风纷飞的梨花白,如那随水而逝的杏花红,那些久居的、安然的、静美的,永远似那杨柳枝,在记忆中翩然若飞,那些终究是美好的。而有些事终是散了模样,归于寂静。而当终于记起,却是牵心动骨的哀痛。于是再不愿想起,哪怕是置于心底如尘埃,不是不愿,而是再也再也不敢忆起。

   流年若雪,有些事,经过了,淡忘了,消逝了;有些人,相遇了,离别了,陌路了。而当忆或不忆,见或不见,那些人,那些事,终究是生命中最华美的篇章,至于记否,已不再重要。

   岁月纷繁,当有些事终于变了模样,我们能抓住的永不是杳无踪迹的虚妄,也非淡若轻烟的过往,我们能记住的不过迄及而已。

   一场雨的飘落,需要多久?我不可知,而我仅能面对的不过那被雨浸湿飘落的杏花瓣。叶叶片片,是不尽热闹的余温,而那颜色便过于浅了些。

   杏花红固然美好,而我更喜欢扶桑的朱红,这种如血的热烈,更易让我记起我生命中的那些姑娘,那些或静美,或淡雅,或坚毅,或恬淡,或淘气的女子,不管是何种芬芳,在我的生命中,终究是浓墨重彩的。
    
   我们说好,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而远方的你,可安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