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诗歌 » 短篇小说 2018年5月6日  阅读(125)

手势密语

最近工作很忙很累,加班加到半夜,晚上的十点多钟,还在这偏僻的地方,夜班车早已没有了,好在一叶习惯走夜路回家了,虽然一个人有点寂寞。

  路过一个车牌站,有两个人用手语交流,一叶来了兴趣。看看他们在聊什么,这不是八卦,这是工作之余提升一下能力,一叶想着。

  惠美原本是有足够的时间赶上末班车的,但是因为临时的加班给错过了。

  惠美弯着腰气喘吁吁地,之前是一路奔跑来的,还是未能赶上末班车。四周漆黑而又静悄悄的,微弱的路光灯下有一个来回走动的老大爷。四周的黑暗围攻这那团光明的小空间,老人像光明阵地的捍卫者左右移动,始终没有跨出一步。

  老人也看到了女孩。老人是个聋哑人,惠美也就放下了警惕心,只留下同情心。幸好,惠美在以前的工作也习得一些手势语。

  老人是从乡下来的,因一个星期前,老伴生病了,在村里的诊所医不好,儿子儿媳便带娘去城里的医院。老人把两只手都算完了,已经有十天不知道老伴的病势如何了,很是着急担心,所以就私自来城市,但也没告诉儿子,一是不想给他再添麻烦;二是在电话里双方的意思也弄不明白。

  一个老年人单独来城市,又是聋哑人,从买车票乘了三个小时的车到城市,真是遭遇了诸多困难。大街上又没有人懂手势语,人老了糊涂了,许多字也忘了,走了不少歪路,又被不怀好意的人骗走了身上仅有的钱。从大清早鸡鸣之时出发,到现在大半夜了还找不到医院在哪里,这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

  惠美泪眼朦胧,毅然决然帮助老人。老人枯燥的手伸入内衣里掏出一张包好的纸片,纸片上写着一所医院的名字,这是老人拜托村里的小伙子打电话问他的儿子是在哪个医院所写的。

  只是老人指的那所医院,惠美听说过,却是没去过,不懂怎么去。该怎么办呢?

  看着老人沧桑的面孔、劳累的表情而又充满希冀的目光,惠美眼里的泪水流到喉咙里,滴在心上,泪水一点一滴淹没着她的心田,使她喘不过气来。

  原本,惠美可以做个手势:对不起,我不懂得它在哪里。然后回家,就像白天劳累晚上自由的工薪阶层一样泡杯奶茶躺在温床刷微博、“朋友圈”的,可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她不愿看到一个孤独无助的老人家怀着爱的希望跌入绝望的低谷,自己却无能为力。

  对了,打电话问朋友吧,可是那么晚了……没事,明天再向她们道歉好了。惠美想着就做了个手势让老人等一下。

  就在惠美翻开手提包时,在黑幕中的一叶走了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幕他看到了,明白这是在问路。

  对于突然出现的男人,老人和惠美警惕起来。一叶摆弄着双手解释他只是路过的,可以帮忙。一叶看着纸片上的字后用手势语说:我知道这个医院在哪里,离这儿不远,路程不到半个小时,不过路线有些歪。然后,一叶指着夜空,再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夜色有些晚了,我可以带你们去。惠美和老人相互望了一下,没有回应。

  一叶明白他们的意思,他微笑着打手语:请你们放心好了,我不是坏人,我在这附近工作,请你们相信我。随后一叶调皮一笑摆动着手:这可是免费的喔!

  老人看着一叶纯真的笑脸,干裂的嘴唇也不由得咧开,圆起了脸蛋点点头。惠美并没有离去,她选择陪同老人去。

  东街西巷悄静无言,唯见天心秋月皎洁。

  夜色虽晚,可月光明亮,仿佛要驱逐这条路上的黑暗。星空晴朗,银河依稀可见。今晚的星空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是很难看到的。

  一路上,仨人用着手势语聊家常,活泼的女孩逗得老人“咯咯”直笑,老人脸上的悲伤也随风而逝。 原本惠美有些警惕这个年轻的男人,不过,一路上他一直用手势语和老人交流,看他会这么流利的手势语应该不是坏人吧!反倒对他有了些好奇心。

  老人的手势语是他的老伴教的。那一年,一辆货车与汽车相撞,货车上的货物飞出直奔一位中年妇女,她的男人急忙推开她,自己却来不及躲开被砸中了头部。幸好,命是捡回来了,可是付出了失聪等的代价。他妻子为了多与老人交流而专门找别人学的。老人用一双手述说着他们老一辈人的青葱岁月。

  医院里,老人的儿子儿媳对于老人突然的到来,很惊讶,但更多的是感动——对他们父母相濡以沐的爱情,以及社会上好人还是很多的。老人的儿子儿媳连声道着“谢谢、谢谢!”临走时,老人突然一笑,样子像个小顽童侧着双手的拇指分别指向一叶和惠美,然后慢慢移动对应,其四对手指也相吻,形成一个“爱心”。一叶和惠美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由得尴尬、脸红。随后,老人做了个OK手势,笑着去看他的爱人了。

  老人走后,惠美双手紧握在胸前,甜美的笑容看着一叶,意思是谢谢他的帮助。一叶摆动双手笑着摇头,接着一叶做手势提出要送她回家,女孩应允了。

  返回去的路上,一叶和惠美还是用手势语交流,不知道是惠美来了兴趣向一叶请教,还是一叶对惠美有了些好奇。也许双方都心里明白吧!

  ……

  再一次的夜晚,惠美所在的公司并没有让她加班,但是她却工作到十多点钟。惠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总有一种感觉,是“等待”的感觉,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难道是他吗?“诶呀!”惠美突然低呼一声,幸好这里没其他人了,不然真是羞愧难当咯。她不经意间看到旁边镜子里自己微红的脸颊,不由得摸摸脸,感觉火辣辣的烫。在昨晚她知道了他是在聋哑人学校工作的啊,应该和老爷爷一样吧,怪不得手势语能力这么强。可是经常这样加班还不给累垮了,一个人回去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惠美的鼻子一酸,抚摸着隐隐作痛的心口突然就站起身来,跑向心中所想的那处光明。

  ……

  一叶站在微弱的路灯光下,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走到这里来,等车吗?应该不是。那还有什么要他等待的呢?一叶不知不觉想到了会手势语说话还用文字代替的可爱女孩。昨晚发生的一切让他感觉是一场梦,一叶苦笑着摇摇头走了。

  难道就这么错过吗?

  不过,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也许生活在世间的人们都在等待一种相遇,一种适时的相遇,很想见面,便会相遇。

  “你也在加班吗?”一叶边走边打着手语问惠美。惠美刚摇头一下又迅速地点点头,她低下头耳根发热着,脸红了。惠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跑出来了,是想来这里看一看吗?现在脑子还一片空白,不过,看到他还在这里,加速的心跳慢慢平复了。

  “嘿嘿”一叶看着女孩的模样不由的干笑,惠美看到一叶在笑自己,她嘟着嘴唇打着手势问:“你也还没回家吗?”一叶捏捏鼻子做了个手势:等车。

  等车?惠美一脸懵圈,随后一叶狡黠一笑,摆动着手:嗯!车来了。惠美娥眉微颦,长长的睫毛盯着一脸坏笑的一叶,好一会儿,惠美才反应过来,纤细的食指指着自己,她绷起小脸追打着早就逃跑的一叶。

  不管学什么专业,找工作一定要找个喜欢的,这样每天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都是高兴的;再找个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样晚上八点到早上七点都是开心的。这就是生活的快乐!

  他们的相遇真是戏剧化啊!

  日出日落,一叶和惠美的夜晚上的邂逅变成了白天的约会,两个人用手指架起了从一个人的心到另一个人的心相通的桥梁。春去秋来,从相遇到相识到相恋后相爱,昨天的牵手今天的拥抱明天的期待,这过程有着太多美好的回忆。

  一叶和惠美一直都相信着——上帝是慈爱的。让他们相遇的那个人并不是聋哑的老爷爷,而是拥有博爱的上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侣,像世间的老爷爷与老奶奶一样相濡以沫、相守一生。

  就是这一份爱,惠美说服了她的母亲,为了他,她可以一辈子不再他面前说话。惠美的母亲经不住惠美的软磨硬泡,也不忍心棒打鸳鸯,心也就软了下来,同意于一叶见见面。春去秋来的时光,他们一直都是用手语交流,感情也日积月累地加厚,上帝啊!这真是个奇迹。惠美的母亲感叹道。

  为了方便交流,惠美教她的母亲一些基本的手势语。

  ……

  一天,惠美满心欢喜地带一叶来访。

  “叮咚!”

  惠美的母亲打开门,微笑着伸开双臂请一叶进去。一叶报之礼貌的微笑习惯说了声:“谢谢您,伯母。”

  顷刻间,惠美的母亲的笑容定格在了脸上。

  “呯~”地一声,两袋水果从惠美的手中滑落,她小手捂住口鼻神情很惊讶地说:“原来你能听见!”

  一叶瞪大眼睛也很惊讶地说:“原来你能听见!”

  真是如此突然。这位母亲看着这两个一惊一乍的小情侣,一切解释都简单明了,她捂着腹部“哈哈哈……”大笑起来。

  在充满爱的世界里,生活就是这么有趣!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古风吧 版权所有